夏朝的存在,目前有几分证据?

文章来源: 杨津涛短史记(ID: tengxun_lishi)


文 | 杨津涛


夏朝被认为是中国古代的第一个王朝,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奴隶制国家”。


按照《竹书纪年》的说法,夏朝从大禹开始,共传了14代,经历了17个王,总共存在471年(一说432年)。1949年后,中国历史教科书将夏的范围定为前21世纪~前16世纪。


然而,对于这几百年间发生的事,我们知之甚少。


现在有关夏朝的史料,主要见于《史记·夏本纪》和《竹书纪年》,在《尚书》《孟子》《周礼》《左传》《国语》等典籍中,亦偶有提及。


由这些片段史料,人们只能知道夏朝历史上发生过大禹治水、禹受舜禅、夏启夺位、太康失国、少康中兴,以及夏桀暴政等不多的几件大事。


民国时期,顾颉刚发起“古史辨”运动,中国学术界检讨上古史事,开启了对夏朝真实性的怀疑。


关于夏朝,顾颉刚有几个很大胆的观点:


(1)禹是神,不是人,“商族认禹是下凡的天神,周族认禹是最古的人王”,禹和夏没有关系。顾颉刚推测,“禹或是九鼎上铸的一种动物”,而古人又视鼎为夏人所制,于是将两者联系在了一起。


(2)夏启、少康、太康等夏朝人事,都是先秦,、两汉的人所编造,是一种“层累地造成的中国古史观”。


(3)不轻易否认夏朝的存在,但主张依靠考古、而非文献去考察夏朝史事。①


在顾的影响下,20世纪中后期至今,国内外不少历史著作、历史教科书,都选择从商朝写起,而将之前的历史,视为传说时代。


图: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青铜管流爵


目前,关于夏朝的有无,中外学者之间还存在相当程度的对立。


多数中国学者相信夏朝的存在。这种相信,主要基于两点。


(1)认为从文献逻辑上可以得到验证。


比如,传世的《尚书·周书》中,有关于夏朝的记载,先秦史学者周凤瀚认为,“西周早期文献已言及夏,时克商未久,商遗民众多,如果周人生生地造出一个虚构的夏来,用以宣传周到商,犹如商代夏,是秉承天命,那么如何能使早已有历史典册的商遗民相信?”②


再如,《史记》中的商朝世系,已得到甲骨文的验证,所以很多学者认为,司马迁关于夏世系的记述,也不会没有依据,王国维即说,“由殷周世系之确实因之,推想夏后氏世系之确实,此又当然之事也”。


(2)考古发现,尤其是二里头文化遗址的发掘,为夏朝的存在提供了一种可能的实物依据。


上世纪五十年代,二里头文化遗址在河南登封玉村被发现,此后偃师二里头、郑州罗达庙、洛阳东干沟等属于同一文化的遗址被陆续发现,其中二里头遗址范围最大,堆积最厚,故将之整体命名为“二里头文化”。学者们注意到,二里头文化遗址分布在豫西、晋南地区,同文献中夏人所居的地域大致吻合。通过碳十四测定,二里头文化早期遗址,约在前2395年~前1625年,也与夏朝纪年相当。很多学者据此认定,二里头文化,属于夏文化。③


在二里头遗址,发现有“一号宫殿”、“二号宫殿”,规模较大;同时有陪葬丰富的“奴隶主墓坑”。学者们大都认同此处是古代一处都邑,但它究竟是商都还是夏都,目前也还存在着争论。④


质疑的声音多来自国际学术界。


文献资料方面,有学者在解读《尚书》《竹书纪年》关于夏朝的内容时指出:前者成书于西周,不能排除夏朝是西周统治者为周灭商寻求合法性,而杜撰出来的王朝;后者是魏国史书,成书于战国中期,距离夏朝至少有1000多年时间,可信度不高。⑤


比如,英国学者艾兰认为,中国学者默认这些史料的真实性,先入为主地相信夏朝存在,然后再去寻找证据,是有问题的。鉴于至今未在甲骨文中发现夏朝存在的证据,以及文献中对夏朝的记录也都语焉不详,艾兰推测,“禹创立夏朝和尧舜禅让的传说都是商代的神话发展演变而来”,“如果‘夏’原来是一个神话,后来被变成为‘历史’,那么考古学上的‘夏文化’也就难于成立了”。⑥


文献资料本身的真伪,也给探究夏朝的存在与否,造成了不小的困难。2013年,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第三批整理成果问世,整理报告认为,出土竹简中的《傅说之命》三篇与传世《尚书》中的《说命》篇完全不同,证明了后者确系后人伪作。⑦


图:清华简


中国学者对二里头文化的解读,目前也未能在国际上取得共识。


比如,美国学者索普认为,一看到大型的夯土基址,就判断为“宫殿”,是不妥的,“二里头的宫殿只有一个单一空间的前庭,无法容纳觐见的百官,不符合西周对于廷的描述,它可能是某种类似宗庙的建筑”(现在,一些中国学者已不再坚持认为二里头遗址发现的大型建筑肯定是宫殿)。对于中国学者按照墓葬大小来推导社会结构的做法,索普也持有异议,他认为“二里头遗址大型厚葬墓只是少数,只有在大范围内发现更多大型墓葬时,才可以证明其王室贵族的属性。更何况,二里头的富墓在规模和随葬品质量上,也远不及陶寺或良渚的大墓”。⑧


夏朝的有无,之所以存在如此多的争议,最关键的原因,是至今没有发现夏朝文献。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陶器上,发现了数十个文字状的符号,被认为同殷墟甲骨文存在一定关联,但是这些简单的字符,无法证明二里头遗址属于夏朝。学者徐中舒甚至反对将这些符号视为文字,他认为,夏朝更多使用的是结绳、刻木记事。⑨


夏商周断代工程为夏朝划定了起讫时间,但也无法服众。自其成果公布以来,质疑声从未断绝。


比如,在美国的一次学术会议上,断代工程被指“方法不科学:最吸引人是高科技口号,而碳十四采纳的英国牛津的程序,不代表国际标准”,“试验数据不真实:‘人为拟合’的数据至少32%不可靠,批评者现场用电脑进行了演算”。⑩


曾任社科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的林甘泉也说,大多数学者对夏文化遗址的认同,“并不等于夏朝的历史已经得到考古学实物的证明”,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对夏代的目标是提出基本的年代框架,这样说就比较慎重,不要让一般公众误解为夏朝的历史已经被证实了。


图:二里头遗址(部分)


2016年,中国学者吴庆龙等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证实公元前1920年左右,黄河流域的积石峡地区发生了一场特大洪水。他们推测,“大禹治水”的故事可能就来自于此。有声音认为该研究可以佐证夏朝的存在,引发了学术界的广泛质疑,比如,积石峡位于青海省,华夏先民并无能力在这里构建可造成特大洪水的水利工程。针对这种质疑,后来又出现了大洪水来自堰塞湖的假说。


总而言之,“夏”真实存在的可能性是有的,但目前的证据还很不够,还完全无法断言,“夏”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政权,是不是足以和商、周一样,可以被算作一个朝代。顾颉刚上世纪30年代在《夏史三论》序中曾这样说道:


“好在夏代都邑在传说中不在少数,奉劝诸君,还是到这些遗址中做发掘的工作,检出真实的证据给我们罢。”


这些话,在今天看来,也还不算过时。


图:最新统编本历史教科书七年级上册,关于夏朝的描述


①孙庆伟:《顾颉刚夏史研究与夏文化早期探索》,《古代史与文物研究》2015年第5期。

②侯仰军:《考古发现与夏商起源研究》,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105、106页,

③孙淼:《夏商史稿》,文物出版社1994年,第101~113页。

④陈旭:《二里头遗址是商都还是夏都》,《偃师二里头遗址研究》,科学出版社2005年,第122页。

⑤陈淳、龚辛:《二里头、夏与中国早期国家研究》,《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4期。

⑥闫敏:《洛杉矶“夏文化国际研讨会”英文本论文译述》,《人文杂志》1991年第4期。

⑦人民网:《清华大学战国竹简研究成果:《尚书》确系伪作》,http://scitech.people.com.cn/n/2013/0105/c1007-20091277.html。

⑧陈淳、龚辛:《二里头、夏与中国早期国家研究》,《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4期。

⑨徐中舒、唐嘉弘:《关于夏代文字的问题》,《夏史论丛》,齐鲁书社1985年。

⑩吴锐:《从夏商周断代工程的失败检验“走出疑古”》,《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05年第1期。




在这个话题无孔不入且热爱阅读的新媒体编辑部,我们经常在各种五花八门的公众号上,遇到或曲高和寡或趣味小众、但非常有意思的新鲜玩意儿。


现在,它们都将一一出现在这个栏目里。


我们也随时欢迎您的参与,留言向我们推荐您读到的低调好文。


本文由公众号「短史记」(ID:tengxun_lishi)授权转载,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访问关注。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lishi/45717.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宋徽宗人物、花鸟画欣赏

    宋徽宗赵佶(公元1082年5月初5—1135年6月5日),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哲宗于公元1100年正月病逝时无子,向皇后于同月立他为帝。

    知识 | 3分钟读懂世界史,帮你涨涨涨涨涨知识!

    长久以来,丝绸之路一直被单纯看作连接东西方的贸易通道。然而,牛津大学教授彼得·弗兰科潘提出一个颠覆性观点:丝绸之路的重要性远超贸易通道,事实上,丝绸之路塑造了人类的过去,也

    吴宗锡:吴侬软语里的深情

    吴宗锡是老一派的饱学之士,以高雅的品位规范评弹这门源远流长的市井艺术,功德无量。吴宗锡,1925年3月生于上海,江苏苏州人。他曾担任上海评弹团团长达34年之久,如果从1949年接受

    祝勇:乾隆与群众 | 新刊 · 故宫谈艺录

    作者简介祝勇,1968年生于辽宁沈阳,原籍山东东明。作家,学者,现供职于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点击下方链接参与有奖评刊评刊赢福利 |《当代》文学拉力赛2019年第一站 乾隆与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