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的三重门,史诗电影的绝唱

公 告

各位老爷们,在今天正文开始之前,小侠有一点声明要讲。

从近期开始,我们的视频内容将会正式和图文内容区分开


喜欢观看视频的朋友请拉到 ↓ 文章最后


喜欢深入分析图文解说的朋友请看正文


一个萝卜一个坑

祝大家食用愉快


有科学研究表明,人在濒死的那一刻,曾经过去的岁月,会如同幻灯片一样在大脑中闪回。

 

《末代皇帝》三个半小时的光影体验,就从溥仪的这份濒死体验开始,拉开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叙述——

 

关键词:末代皇帝


那是光绪帝驾崩的当天夜里,还在吃奶的孩子,在完全懵逼的状态中,被强行带进了紫禁城,连亲妈都没有权利陪同。唯一能够贴身跟随溥仪入宫的,是他童年最重要的回血装备:一个名叫王连寿的奶妈。

 


第二天,苍老如枯木的慈禧,在仪鸾殿召见了年仅三岁的爱新觉罗·溥仪

 


在年幼的溥仪眼中,冲龄登基更像是盛大且诡异的古装Cosplay。涂脂抹粉的大臣们宫女们,凹出各种造型,等待他们的C位女主角慈禧坐地升仙。

 


这位73岁高龄的中国女统治者,在宣布溥仪为大清的下一任接班人后,咽下了最后一气。史书对她离世的记载,精确到1908年11月15日下午5点。

 


此时北半球的太阳即将落山,而绵延国祚近三百年的大清帝国,也走向了所剩无几的倒计时。

 

在各种繁文缛节的继位仪式上,快要无聊炸了的溥仪,不顾亲爹的阻拦,迈出高高的门槛。

 


放眼望去,是花花绿绿的满朝文武。小孩子对磕头不感兴趣,他唯一喜欢的东西是正在鸣叫的蝈蝈。而蝈蝈的主人,正是被誉为“枢廷四谏官”之一的陈宝琛,随后的二十多年内,这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男人,将成为溥仪身边为数不多的死忠粉。

 


成为天子的溥仪,享受过短暂的荣华富贵,太监们也对主子极尽谄媚,当溥仪完成一天的新陈代谢后,为了充分了解小皇帝的身体健康,这群无根的男人各个愿闻其翔,表情比吸鸦片还过瘾。

 


但对奶娃而言,太监再有趣,也没有奶妈的胸器好玩。

 


为了每月二两碎银,优质奶源王连寿,被亲爹卖入王府,从此和溥仪形影不离。直到9岁,别人都快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溥仪还没有学会断奶,是个标准的巨婴。

 

千万别羡慕这份变态的宠溺,正是因为这一口毒奶,让溥仪稚嫩的心灵过早发育并且扭曲,随后严重影响了他的正常夫妻生活。

 

恍惚间,溥仪被人从奶香味的美梦中摇醒。监狱长告诉溥仪,你是人民的罪人,只有接受改造的义务,没有逃避去死的权利。

 

需要改造的当然不止溥仪一个人,爱新觉罗全家都需要被好好教育。

 

于是,在高墙铁网的监狱中,溥仪见到了自己亲弟弟,溥杰。两个人四目对望,早再也没有少年不知愁的心情。

 


当年溥杰被送入宫陪读,少年溥仪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一个人的紫禁城,就像是被打通关的单机游戏,地图无聊乏味,任务没有惊喜。

 

但突然间多出一个听话的队友,溥仪的世界又变得热闹了。

 


溥杰也很快发现,他的哥哥身为皇帝,享有无上的威严,比罗浮宫的蒙娜丽莎还珍贵,不准拍照、不准触摸,甚至不准偷看。

 


然而随着武昌起义的爆发,满清皇室和军阀们达成了退位协议:400万包年享受VIP待遇,但贵宾服务只限于紫禁城之内。

 

溥杰把实话告诉哥哥,溥仪年纪虽小,也是要面子的。气急败坏的溥仪,让太监喝下墨水,以证明自己还是皇帝。但历史的车轮是无情的,溥仪就算让太监集体喝砒霜,也改变不了他成为废帝的命运。

 


爬上墙头的溥仪,看着袁世凯坐着敞篷车在紫禁城兜风,自己却被围困在内廷中。很傻很天真的孩子终于明白,他这个曾经统治全国的王者,彻底变成了局域网玩家。

 


泪流满面的溥仪,终于迎来了被迫断奶的成长。偌大的宫廷广场上,如麦田一样的野草飞长,在落日中奔跑的少年,成为了一个迷茫的守望者。

 


好在他很快看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座灯塔:来自苏格兰的庄士敦。这位毕业于牛津大学的学霸型中国通,应邀成为溥仪的语数外数理化老师。

 


在民众游行抗议“二十一条”的呐喊声中,庄士敦走入了溥仪的世界。而他在督促溥仪修学分的同时,也让少年皇帝认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比如报纸上的乔治·华盛顿。庄士敦告诉溥仪,这是美利坚的开创者。不过他没告诉溥仪,华盛顿也是一个因为砍樱桃树,差点被父亲干掉的熊孩纸。

 


学生溥仪也让庄士敦见识了皇家的排场,再穷的逊清小朝廷也能摆出撑死人的山珍海味,用膳前还有人专门以身试毒,如今我们靠吃外卖活到现在,还真得感谢送餐小哥的不杀之恩。

 


片中有一处细节,可以看出溥仪对于庄士敦的敬重。

 

有位太监不识抬举,他告诉庄士敦,坐轿子给小费,是宫里沿袭多年的惯例。但庄士敦提出要收据,太监却又拿不出来。随后这位要钱不要命的太监,被溥仪命人拖出去爆了菊。

 

因为溥仪觉得老师被冒犯,就意味着他被冒犯。这是他这学生所不能容忍的。

 

实际,这只是身为君主的表面姿态,年少的溥仪早已体会了“孤家寡人”的滋味。哪怕是宫中弱智的摸脸猜人游戏,他也毫无保留的表现出被触碰的渴望。溥仪不是同性恋,他只是太缺少同龄人的交流沟通而已。


 


以至于,堂堂的一位末代皇帝,居然把口袋中的小白鼠,当做唯一的宠物。

 


庄士敦把少年的孤独尽收眼底,他送给溥仪的自行车,也成了少年反抗束缚的最佳工具。为了能够尽情享受骑车的快乐,溥仪让太监们锯掉了许多阻挡他前进的门槛。

 


可惜溥仪锯不掉厚重的午门。看到皇帝前来的守卫,连忙关闭了通向外界的入口,他们沉默不语的跪拜谢罪,让高喊着“开门”的溥仪绝望地领悟了:

 


他其实也是一只画地为牢的小白鼠。

 

溥仪把那可怜的啮齿类动物砸死在城门上,同时也亲手在心底杀掉了他的童年。

 


崩溃的溥仪爬上了屋顶,向着天空发泄自己的愤怒,他看不清自己的未来,甚至也看不清远处的屋顶,因为他近视了,而且是严重的近视。

 


很难想象在没有电视机、没有游戏机、没有智能机的一百年前,少年溥仪是怎么把自己搞成了重度近视,也可能是爱新觉罗家族的遗传基因在作祟,雍正帝就很喜欢带眼睛批阅奏折,而注重形象的乾隆帝却死活不肯,只不过溥仪的情况要严重很多,已经到了不带眼镜不能正常生活的地步。

 


封建礼教传统和西方开化精神,为了小小的一副眼镜,展开了激烈的对抗。满清遗老们认为小皇帝带上老人才用的洋玩意,成何体统;而庄士敦却态度坚决的让溥仪第一次真正“看清”了世界。

 


戴眼镜绝对是溥仪的一大福利,唯有这样他才能看清要嫁给自己的女人。在皇家特有的“非诚勿扰”选妃中,溥仪选中了12岁的文绣,以及17岁的婉容,一举打破了男人都爱18岁的谣言。

 



庄士敦问溥仪:你选谁当皇后?溥仪无奈的告诉他,虽然他看中的是更年轻的文绣,但因为婉容的家世更好,所以他只能听从包办婚姻的安排。

 

新婚大典后的洞房花烛夜,溥仪在婉容的调教下,尝到了做男人的滋味。

 


可还没等他回味完初夜的感觉,坦白从宽、牢底坐穿的一声怒吼,又再次把他拉回到冰冷的监狱中。审讯者认为溥仪并不老实,交代的不是罪行,而是童话故事。这个已经彻底沦为阶下囚的男人,依旧活在谎言中。

 


的确,成年后的溥仪看清了谎言,他身边的太监偷走属于皇室的藏品,换来的钱财都用作在京城购置豪宅。而他自然也不是个傻子,他联合弟弟溥杰,编织了一个更大的谎言。

 

溥仪割去了老祖宗留下的长辫子,故作姿态的派人清点国库,想要查明到底是谁在吃里扒外,从他眼皮底下偷东西。但实际上,后来历史学家证明,真正的紫禁城第一大盗,恰恰就是溥仪。

 


溥仪为自己的贼喊捉贼,安排一出好戏。建福宫的大火,让消失的文物都成了一笔糊涂账,溥仪则将所有黑锅甩给太监,结束了蔓延几千年的男性阉割史。

 


中国男人从此保住了自己的命根子,可溥仪却没有守住他的祖宅。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正在打网球的溥仪被“请出”了紫禁城。尽管溥仪早如笼中鸟,想要飞出皇城的禁锢。但真到了扫地出门的那一天,溥仪居然心底生出一丝的不舍。这不是多愁善感,溥仪心疼的是那些还没来得及搬走的宝贝。

 


出宫之后,原本墨镜拐杖不离身的溥仪,变成了复古油头的西装绅士。在日本人的安排下,他选择夜夜笙歌,唱着感动自己的悲伤歌曲,等待满洲里的复辟大业。

 


这期间的中国内忧外患,溥仪的小家庭也分崩离析。文绣闹起了离婚,表明上是她不想再做没有名分的妻子,但据小侠得到的可靠小道消息称,是溥仪那方面不太行,常年无法满足年轻女人的正常需求。

 


文绣和皇帝的离婚案轰动了全国,成为那一年娱乐热搜榜的第一名。被迫上了头条的溥仪火冒三丈,就在他摔盘子砸碗泄愤的时候,川岛芳子又给他心头补了一刀:皇帝,离婚多大点事儿啊。我这还有个更惨的坏消息,孙殿英把您的祖坟给挖了。

 

川岛芳子,这位历史上知名的男装大佬,算起来也是溥仪的远方表妹。作为肃亲王第十四女的川岛芳子,此时早已成为日本人的间谍,安插在溥仪身边,自然也是别有用意。

 


溥仪对其他人说,他是被日本人拿枪指着脑袋,为求活命才去的满洲里。

 


可他的谎言还是被瞬间戳爆了,自愿去伪满洲国当皇帝,是溥仪的自我麻醉,他不愿意从谎言中清醒。

 


不顾陈宝琛等人的劝阻,1934年3月的第一天,溥仪站在了荒郊野外,在群众演员的簇拥中祭拜天地,宣布正式成立“伪满洲国”,一只日本人的狗就这样诞生了。

 


然而此时的婉容,早已在日本毫无自由的监视中,走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在溥杰的订婚宴上,她望着嵯峨浩公主隆起的肚皮,无比羡慕。她也想生孩子,成为母亲,但溥仪真的不行。

 


不过溥仪是不会承认自己不行的,他把婉容的精神失常归咎于鸦片烟的危害。他哪里知道,再过不久,婉容会亲手送上一顶绿到他发慌的帽子。

 


1935年溥仪去日本参观,面对天皇假客气的礼遇,回到满洲里的溥仪膨胀了。他不满日本人赶走郑孝胥的决定,提出伪满洲国自治的要求。

 


这么不切实际的幻象,溥仪当场就被日本人打脸了,面对空无一人的会议室,原本还想假装强硬的他,身体和精神两个层面都彻底的软了下来。

 


看到服软的溥仪,日本方面也送上了一份大礼:您妻子已经怀孕,爸爸不是你,而是隔壁的司机小李。

 


当年庄士敦被收小费,感到受侮辱的溥仪,亲自下令责罚了太监;如今妻子做头发,感到受侮辱的溥仪,却只能看着日本人处决了小李。

 

好在婉容的孩子天生夭寿,出生不到一小时就丢掉了小命。溥仪逃过了喜当爹的命运,却阻止不了日本人强行架走了精神失常的婉容。

 


在同样朱红色的大门前,溥仪很没有底气的怒吼着“开门”。实际上,他这一辈子都没能逃过画地为牢的命运。

 


就这样苟延残喘了十年,随着1945年两颗原子弹的爆炸,日本裕仁天皇在广播中宣布了无条件投降,伪满洲国短暂的历史也迅速画上了句号。

 


在出逃起飞的前一刻,苏联人抓住了落魄的溥仪,五年之后他被押解到了现在的监狱。

 


先是紫禁城的大门,再是伪满洲国行宫的大门,最后是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的铁门。溥仪的前半生,基本可以概括为韩寒的成名小说,《三重门》

 


接受改造的溥仪,在又是一个十年的岁月中,勉强学会了生活自理,也学会了正视自己的全新身份: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公民

 


1959年溥仪被特赦后,重新回到了北京。

 


又是一个夕阳西斜的下午,溥仪蹒跚着走入了自己熟悉的老宅,一个现在被叫做“故宫”的地方。曾经他屁股坐不住的龙椅,现在已被围起,挂上了“禁止入内、违者罚款”的警示语。

 


为了向管理员儿子证明自己曾经是这里的主人,溥仪从龙椅下掏出了珍藏多年的蝈蝈笼。

 


第一次看到蝈蝈的时候,三岁的溥仪从此失去了自由;第二次再见蝈蝈,老态龙钟的溥仪彻底获得了自由。

 


小侠想说,《末代皇帝》这部电影中的信息量之大,细节之丰富,远不是一个视频可以说完的。小侠强烈建议没有看过此片的同学,有时间去认真欣赏这部永恒的佳作。

 

经典之所以被称之为经典,就在于《末代皇帝》从任何一个角度,都体验出导演贝托鲁奇的大师匠心。

 

在说故事方面,贝托鲁奇用倒叙开篇,将不同时空的回忆无缝衔接,三个多小时没有任何尿点。

 


而说到演技,陈冲、邬君梅的表演颇具神韵,主演尊龙更是深刻演绎了溥仪不同时期下的人生状态。

 


除了以上几位主角,《末代皇帝》的演员阵容可谓大腕云集,庄士敦的扮演者彼得·奥图,这位奥斯卡终身成就奖的影帝级人物,除了《末代皇帝》中的精彩客串,也是《阿拉伯的劳伦斯》的唯一代名词。



甚至跑龙套的慈禧,扮演者卢燕,也是享誉华语娱乐圈的老戏骨,不相信的可以去《摘金情缘》中感受一下她老人家的气场和魅力。

 


当然最厉害的还是导演贝托鲁奇

 


末代皇帝溥仪,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成为了一枚棋子。三岁的溥仪,最先成为满清续命的棋子;接着又变成军阀掌中的棋子;再后来,他自愿成为日本人的棋子。终其一生都没有左右过自己的命运方向。

 

而正是贝托鲁奇,把一枚棋子拍成了一部史诗。片头片尾相呼应的那两只蝈蝈,更是成为影史上的神来之笔。

 

只可叹,斯人已逝。贝托鲁奇带着他无数伟大的作品,离开了我们。史诗片的黄金岁月,也在商业冲击中成为了影迷们的永恒回忆。

 

如今的导演们,要么太文艺把电影拍成了看不懂的诗,比如全家一起拍电影的毕赣;要么太奇葩把电影拍成了一坨屎,比如一个人拍电影的毕志飞。

 

在娱乐至死的年代中,《末代皇帝》这样的史诗,怕是和末代皇帝一样,彻底绝了种。




视频在这里哦↓




-End-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lishi/42577.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宋徽宗人物、花鸟画欣赏

    宋徽宗赵佶(公元1082年5月初5—1135年6月5日),宋神宗第十一子、宋哲宗之弟,宋朝第八位皇帝。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哲宗于公元1100年正月病逝时无子,向皇后于同月立他为帝。

    知识 | 3分钟读懂世界史,帮你涨涨涨涨涨知识!

    长久以来,丝绸之路一直被单纯看作连接东西方的贸易通道。然而,牛津大学教授彼得·弗兰科潘提出一个颠覆性观点:丝绸之路的重要性远超贸易通道,事实上,丝绸之路塑造了人类的过去,也

    吴宗锡:吴侬软语里的深情

    吴宗锡是老一派的饱学之士,以高雅的品位规范评弹这门源远流长的市井艺术,功德无量。吴宗锡,1925年3月生于上海,江苏苏州人。他曾担任上海评弹团团长达34年之久,如果从1949年接受

    祝勇:乾隆与群众 | 新刊 · 故宫谈艺录

    作者简介祝勇,1968年生于辽宁沈阳,原籍山东东明。作家,学者,现供职于故宫博物院故宫学研究所。点击下方链接参与有奖评刊评刊赢福利 |《当代》文学拉力赛2019年第一站 乾隆与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