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火炮的升级之路,曾被空中力量所掩盖锋芒,如今逐渐复苏!

美国陆军火炮经常被他的空中力量所掩盖锋芒,其实二战时期美国炮兵表现相当出色,配合强大的通讯技术(当时唯一普及单兵步话机,就是拯救大兵瑞恩里那个‘大哥大’),强大,精确,迅速的炮击给予轴心国部队很大杀伤。

二战时期美军炮兵十分强大,并不逊于以“大炮兵主义”著称的苏军

二战结束之后,冷战开始,面对苏军强大的苏军,尤其是苏联空军和野战防空力量,美军没有自信能够夺得制空权,很可能双方空军激烈厮杀,都顾不得对地支援,而以对地支援为主的攻击机与陆航的武装直升机,很难冲破苏军的野战防空,最后还是要看地面部队硬碰硬。

巅峰时期的苏军可不是开玩笑的

所以美军在炮兵方面也很下功夫,一个代表作品就是155mm口径火炮,这个不能说是美军发明的,但是是美国统一了北约火炮的制式标准,定为155毫米。这里有155口径性能确实优秀(后来解放军也采用了这一口径),也有要压华约阵营152口径的因素在里面。

在此之后,美国在火炮研发上的优势开始显现,即使是相同的倍径,北约的155毫米火炮也会比华约的152毫米火炮打得更远、打得更准。在和平环境下,德国的克虏伯、莱茵金属、法国的施耐德、英国的皇家兵工厂们与美国联合发力,研制出了155毫米口径的M198型39倍口径155mm榴弹炮。

M198研发于1968年,目前仍在美军中服役。

后来几经发展演变,美军发展出了大名鼎鼎的M109自行火炮,虽然39倍口径要比苏军的52倍152短,但是配合先进的发射药,射程并未差多少。再加上美军强大的信息化能力,M109从1960年代就开始服役,一直改进至今,成为西方国家的“标准型”自行火炮。目前最新的服役型号为M109A6。

M109A6目前是美国陆军主力自行火炮

1990年代冷战结束,美军连续两场局部战争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都是空军唱主角,尤其是科索沃战争根本没动用地面部队,而地面部队没上场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战略机动性不足,装备太重了,只能“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后来时任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据此对陆军提出了全球部署的要求,因而砍掉了大量美国陆军重装备部队和冷战项目,非常先进的XM2001“十字军”自行火炮就在这个时候被砍掉了。

“十字军”的性能在今天看来也是非常先进的

取而代之的以斯特瑞克旅为代表的高机动部队,这种卡着C-130运输机的机舱设计的装甲运输车部队,战略和战术机动性确实很强,但是火力和防护就比较薄弱了,不过美军的设想是靠着高信息化和空中支援解决,不会和敌人硬碰硬。

然后随着911事件的发生,美国一股脑的扎进阿富汗山区,打起了反恐战争和治安战里,一打就是十多年,搞得灰头土脸不说,回头一看,发现恢复过来的俄罗斯和某个崛起的东方国家对美军取给精华去其糟粕,一方面加强信息化数字化和空军建设,另一方面陆军老老实实走重型化,加强坦克火炮野战防空。

尤其是火炮,已经对美国构成了比较大的优势。39倍的M109是真的不够用了。

而被美国空军惯坏了的美国陆军时至今日居然没有50倍径以上的155mm加榴炮。不管是M109系列(截止到A8之前,A8目前还在测试中)还是M777,全都是39倍径155,M109还没有自动装弹机。除了数字化信息化外完全无法和中国的PLZ-05自行火炮(52倍155)和俄罗斯的2S35(52倍152)相比。




从上倒下依次是中国PLZ-05,俄罗斯2S35和美国M109A7,身管长度差距一目了然。注意M109A7的底盘是六个轮的,和上面的M109A6不一样,这是换底盘了。

回过味来的美国陆军赶忙开始升级自行火炮,采用两步走的方式:M109A7换成M2步战车的底盘增加承载力,M109A8换58倍155炮,变相复活“十字军”。

测试中的58倍155的M109A8

在美国陆军重提“大国竞争”和“大规模作战”的背景下,各国火炮方面的竞争会再次复苏,几个主要国家会不断升级火炮甚至拿出更大的口径来也未可知。

(本文为中华网军事原创,作者丛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junshi/46704.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被这个翻译气笑了!但更扯的是它背后的组织…

    来源:人民日报、观察者网思想聚焦微博、新华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虚假机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遍布贵州、湖南、湖北

    今天,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

    1967年6月17日,我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爆炸威力和于敏计算的结果完全一致。 试验成功的这一刻,他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他早已成竹在胸。 他说:“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