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国外交怎么走?


来源:观察者网


编者按:美国人有两个认知误区,一是觉得美国有能力遏制中国崛起,二是在感情上不接受中国崛起。中美现在的根本矛盾是,美国把中国崛起当成了威胁,而不是机遇。中美关系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会以竞争为主,基于中国具有一个完整的工业体系等事实,我们不要怕美国,关键就是做好自己的事,牢牢抓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目标不要动摇。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近期接受媒体访问,就当前国际局势、中美关系及如何应对做出深入分析。

 

大国竞争回来了

 

2018年的局势有几个比较突出的特点:

 

第一,大国竞争重新成为国际政治的主基调。“9·11”以后有一段时间是大国合作为主,但去年初开始,美国陆续发布了一系列报告,这些报告的基调就是对美国来讲,主要的安全挑战是大国竞争,而不是恐怖主义,而且还很明确地指出中国和俄罗斯是主要竞争对手,这样就把国际政策基调转换成了大国竞争。

 

第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在西方的政策智慧里,“自由贸易”已经被边缘化了,现在用的都是“公平贸易”。

 

第三,地区局势复杂化。有三个地区的局势比年初预期的要差。一是欧洲。欧洲出现了“黄马甲运动”,而且从法国向别的国家蔓延;乌克兰和俄罗斯发生了刻赤海峡对峙。此外,东欧国家右翼执政成为趋势,现在的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奥地利、匈牙利都是右翼执政。二是中东局势变得扑朔迷离。外部大国在中东的竞争好像有点消退,但地区强国变得很活跃,最明显就是土耳其,还有伊朗、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埃及,形成了微妙的关系。现在中东的态势很新,大国撤退,地区强国崛起,地区强国之间的关系极其复杂,地区矛盾现在变得很大、很复杂。以前地区矛盾就是巴以矛盾,现在是四个矛盾:第一个矛盾是什叶派和逊尼派的矛盾,也就是伊朗和沙特的矛盾,同时体现在也门内部;第二个矛盾是库尔德人要独立;第三个矛盾是土耳其要切实追求新奥斯曼主义;第四个还是老的巴以矛盾。三是拉美。这里经历了阿根挺经济危机、委内瑞拉危机、中美洲非法移民潮危机,巴西选出了巴西版的特朗普,说明民众对原来的政党不满。所以这三个地区我感觉2018年的态势是不好的。

 

虽然我们中国经济好像遇到了一些困难,但是东盟地区的经济不错,印度经济也不错,相比较而言亚太经济还是最有活力的。另外亚太原来有两个安全热点,一个是南海,一个是朝鲜半岛,2018年朝鲜半岛局势明显缓和,应该算全球的一个亮点。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和东盟国家开始谈COC(地区行为准则),南海问题对区域内国家关系的损害得到了控制,虽然域外国家美国、日本、欧洲也还在捣乱,但是没有域内国家配合,它们的介入还是很有限的。经济发展,加上两个地区热点得到控制,所以我认为亚太地区还是不错的。

 

还有两个是看不懂,一个是美国,一个是俄罗斯。美国现在国内矛盾很大,但是前三季度经济相当好,第四季度经济有点下滑,但是短期下滑还是长期下滑,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俄罗斯情况有点复杂,它的内部经济还是不太好的,但是跟前几年比好像不下滑了,去年好像稳住了,虽然没有强劲增长,但至少不下滑了。另外普京去年推行退休年龄制度改革,得罪了不少人,支持率有所下滑。外交上,和西方还是有很多矛盾,西方还在制裁俄罗斯。特别是和乌克兰的刻赤海峡危机,俄罗斯还是有点被动的。和中国的关系很好,和印度的关系也不错,在叙利亚问题上也有优势。所以俄罗斯是政治基本稳定,经济虽然没有强劲增长,但不下滑就不错了。

 

这大概就是世界各个地区的基本情况,我们可以总结为世界各地局势发生了明显的差异化发展:大国竞争回来了,贸易保护主义出来了,地区走向很复杂,这是2018年总体的国际形势。 

 

中美现在的根本矛盾是美国不接受中国崛起

 

首先得肯定中美这40年挺成功的,给双方都带来了巨大的利益。美国通过与中国合作,在战略上赢得了对苏联的竞争优势,最后赢得了冷战。如果没有中国的帮助,美国也就不可能赢得冷战。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美国通过参与中国的改革开放,也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我们通过中美和解创造了比较好的外部环境,也为改革开放提供了巨大的帮助。另外通过与美国和解,中国全面融入国际社会,国际地位有所提高,所以应该是个双赢,谈不上谁欠谁的。

 

但现在美国有个心理就是“我们欠他的”,特别是(去年)10月3日彭斯副总统在哈德逊研究所讲话中说过去25年美国重建了中国,这话就有点不符合实际了,美国想重建全世界所有国家,为什么就成功了一个?在整个改革开放进程中,美国获得了巨大经济利益,但这个利益到他们国家以后没分配好,被跨国公司高层和股东拿走了,一般老百姓没拿到好处,这个不能怪中国。

 

中国对中美关系的价值很肯定,建交40年对中美两国也都有好处。但从现在开始,可能中美关系就面临困难了。困难的关键还是美国,它不愿意接受中国的崛起。美国认识到中国崛起了,但是它不能接受,而且还有两个认知误区,一个认知误区是觉得美国还有能力遏制中国崛起。彭斯讲话的意思就是美国帮助中国崛起,现在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遏制你,你是成功不了的。这是比较狂妄的,是一种对自我力量的过高估计和对中国力量的低估。

 

第二个认知误区就是美国在感情上不接受中国崛起。这个感情很复杂,我把它归纳为三种感情,第一种感情是种族主义的,美国觉得中国人是黄色人种,也是有色人种,不是他们高贵的白人,你怎么能崛起呢?这是很恶劣的心理,他们可能会否认,但我觉得在他们心里肯定是存在的。第二种感情是宗教优越感。他们老觉得自己是上帝的特殊选民,中国人是一批异教徒,上帝都不认识你,你怎么能崛起呢?第三种感情是意识形态的,他觉得你共产党国家怎么能崛起呢?

 

凡此种种,美国现在就面临这个问题,理论上它知道中国崛起了,但同时它还有两个幻觉,既在感情上不能接受,又觉得自己可以阻止中国崛起,所以美国现在心情挺痛苦,好比隔壁一个打工仔发家致富了,亿万富翁的心里会很难受。

 

所以这是中美现在的根本矛盾,我们通过自己努力崛起,但美国并不接受,把中国崛起当成了威胁,而不是机遇,结果把中国定位为一个挑战者,就会有所行动。

 

应该讲美国手上牌还是挺多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组合拳,这里面包括贸易摩擦、科技战、金融战和舆论战,后面美国手里还有台湾牌、南海牌、东海牌。

 

另外就是所谓的中国威胁论。2018年美国好几个智库都出台了报告,把中国加强海外文化交流,讲好中国故事,解读为中国威胁论。这些事情美国人自己做叫软实力,我们做就是锐实力(sharp power),其实我觉得翻译成“尖实力”更符合原意。我们可以看到,其实美国学术界的政治觉悟特别高,维护国家利益时绝对不含糊。还有就是人权问题,最近在新疆、西藏问题上吵得很厉害。而且美国沿着“一带一路”开始捣乱了,炒作什么债务陷阱、破坏环境、不保护人权等等。

 

除此之外,美国还有一张牌就是WTO2.0。现在美欧日三家正在谈三零政策(零关税、零贸易壁垒、零补贴),在WTO里边搞个小圈子,把中国排斥在外。美国2018年还在大谈一个概念,叫印太战略,想取代原来的亚太战略。美国原来的盟友体系是以东北亚的日韩再加澳大利亚、新西兰为一条线,现在它通过印太战略把盟友圈向西扩,把东南亚和南亚拉进去,其实主要目标就是拉印度、印尼和越南。

 

总之这就是我们面临的一个态势,虽然我们经历了40年比较好的中美关系,但是现在新情况来了,那就是中国确实崛起了。12月22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韩文秀提到,2018年中国的GDP总量将超过90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3.7万亿美元,人均GDP约为9900美元左右。这大概接近美国70%了,如果按照购买力评价是美国的120%,我们的发电量、制造业总产值是美国的170%。所以基本事实就是中国确实崛起了,但美国在情感和理智上都不想接受,就出现了一系列问题。

 

所以从现在开始,中美关系在比较长的一段时间里会以竞争为主。过去40年中美关系是既竞争又合作,两者可能是五五分,但未来可能是七分竞争,三分合作,中美关系的冲突面增多,而且还有全面新冷战的危险,另外还不排除在台海、南海发生某种实际军事冲突的危险,所以使得中美关系会很牵扯我们精力。这将是一个新常态。


 

面对中美竞争中国的底气在哪里?

 

中国不要怕,也不用怕。首先中国实现了工业化。人类社会大概在15000年前进入新石器时代,5000年前进入农业文明,500年前进入工业文明,我们现在就处在工业文明时代。在工业文明时代,决定国家命运的是你的工业能力,工业能力具体就是现代制造业。谁能够掌握现在制造业,谁就能把握自己。没有现代制造业,就算你暂时很富有,你也不把握自己的命运。全世界大概有200多个国家和政治实体,其中能够掌握现代制造业的也就20个左右,大概只占1/10。这20个国家基本上集中在北温带的三个地区:东亚、西欧和北美,其中东亚是儒家文明,西欧和北美都是新教文明。中国比较幸运,我们是1/10国家当中的一个,而且是规模最大的一个。

 

那么中国的现代化是谁实现的呢?是新中国实现的。因此现在有个观点,中国历史应该以1949年来划界,1949年以前是农业文明,1949年以后是工业文明,这两个文明的性质是不一样的。现在中国绝大部分知识分子对这个变化是没有认识的,他们的意识生活在农业文明时代,但中国的现实是工业文明的,他们还老想用农业文明的标准来指导工业文明社会。当今世界最伟大、最重要的事实就是中国实现了工业化,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工业化,这是美国以前的对手都没有实现的成就。

 

国际关系史有一个现象,就是老大防老二,也就是古希腊哲学家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我的观察是美国是防范老二的专业户,1894年美国GDP成为世界第一,它的综合实力壮大,马上就开始整老二,整的第一个老二就是它刚刚超越的英国。通过提倡民族自觉,把大英帝国肢解了。第二个整的是德国,第三个是苏联,第四个是日本,第五个是欧盟。

 

1992年1月1日欧盟成立,推出了欧元,紧接着美国就跑到南斯拉夫闹事去了,把一个统一的南斯拉夫,肢解成了塞尔维亚、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黑山、波黑、马其顿、科索沃七个部分。相当于你买个豪宅,等到豪宅升值,美国就跑到你家旁边建个垃圾场。

 

美国是整老二专业户,比一般老大更敏感,当然反过来也说明美国人的战略远见挺好的。但是中国跟前面五个不同,我们在制造业总量、发电量这些硬性指标上都超过了美国。而且中国的产业体系太完整了,人类所有的工业门类中国都有。第三就是中国的学习能力特别好,创新能力正在稳步提高。

 

基于这些事实,我们不要怕美国,关键就是做好自己的事,牢牢抓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目标不要动摇。发挥地方政府、市场的作用。只要地方动起来,市场活起来,中国经济的动力还是很好的。同时保持开放,能够让国际资本从中国的市场增长中获益,重新恢复对中国的信心,这是避免新冷战的关键。只要中国经济的魅力和信誉重新起来,国际资本一定会寻求跟中国合作。在其他方面,我们通过继续稳步推进和周边国家、发展中国家、多边国际组织的关系,包括坚决推动“一带一路”,行稳致远。

 

2018年中央有两个新提法,一个是“我们世界正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另一个是在南非金砖国家首脑会时,提到“金砖国家要形成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这两个提法非常新,是以前没有的,值得我们重视。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各国就意味着挑战,也意味着机会。我的理解是,过去500年都是西方在国际格局当中居于主导地位,但是现在由于西方的核心力量美国和欧洲出现问题,所以它的主导力下降。从西方主导变成中西方平衡,这是第一层含义。原来我们认为走向现代化只有一条路,就是西方那条路,现在中国走出另一条路来,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观念模式在变化,这也是百年未有大变局的第二层含义。第三层含义就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正在到来,如果被中国占得先机,那么西方主导的生产力基础就没有了。

 

这就联系到第四次工业革命联盟。工业革命联盟提出的前提就是有一个大变局。第一,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到来,第二,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个机会,第三,这个机会不是中国独享,而是和新兴大国一起共享。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判断。


- END -

近期热文: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junshi/46693.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被这个翻译气笑了!但更扯的是它背后的组织…

    来源:人民日报、观察者网思想聚焦微博、新华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虚假机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遍布贵州、湖南、湖北

    今天,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

    1967年6月17日,我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爆炸威力和于敏计算的结果完全一致。 试验成功的这一刻,他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他早已成竹在胸。 他说:“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