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琏瑰:朝韩两方都想统一?不,他们都想吃掉对方!

合传媒摘要

2018/12/28

三八线两侧都主张国家必须结束分裂,重新走向统一。但坦率地说,南北双方都坚持以自己为主导实现统一,即都企图把自己的政治制度扩展到对方,实质是吃掉对方实现统一,双方谁都没有打算生活在对方的政治体制下,都拒绝接受对方的意识形态。


本文系作者赐稿。张琏瑰,系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原题为《朝韩关系改善已经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快车道?》


与2016、2017年怒目相对、剑拔弩张相比,2018年的朝鲜和韩国和颜悦色、握手拥抱,其关系出现巨大的、戏剧性的变化。


变化始自新年第一天。2018年元旦朝鲜最高领导人发表长篇新年词,罕见地用1/5的篇幅谈改善朝韩关系。随后,在2月平昌冬奥会期间,朝鲜派出总人数达450多人的体育、文艺、拉拉队等5个代表团赴韩助威,特别是派出以金予正为特使、金永南为团长的超规格高级代表团出席开幕式,并与文在寅会悟,表达改善半岛南北关系炽热意愿。


3月5日,韩国派青瓦台国家安全室长郑义溶为特使回访平壤,双方敲定将于4月举行时隔11年的第三次朝韩峰会,开通首脑热线。更重要的是,金正恩借机向韩方表示,朝鲜将放弃核武器,将与美国谈判。朝鲜在核政策上的这一重大转变使韩国兴奋不已,郑义溶立即飞赴美国向特朗普转达之,从而为实现历史性的6月朝美新加坡峰会发挥了特殊作用。

金正恩与文在寅


4月27日,金正恩与文在寅在板门店举行会谈,双方达成《板门店宣言》,为半岛和平繁荣和国家统一作出谋划。5月26日,金文再会,重申半岛无核化及朝美峰会的决心。9月19日,文在寅飞赴平壤进行不足半年间第三次文金会,发表《9月平壤共同宣言》,宣布终止双方军事敌对状态,进一步扩大交流合作,把半岛变成无核和无核威胁的和平家园。访问结束时文金同登白头山,二人手握手高举头顶的瞬间成为极具象征意义历史画面。


此间,朝韩为改善关系,采取了一系列具体行动。4月始朝美停止或缩小了联合军演,5月朝鲜取消“平壤时间”恢复南北统一时区,8月举行离散家属会见,9月设立开城朝韩联合办公室,10月完成军事分界线扫雷,11月解除共同警备区武装,拆除哨所,12月对朝鲜铁路进行共同考察以备合作改造等等。


对朝韩关系这种骤然改善,人们产生不同的判断和解释。


一些人认为,半岛局势出现了不可逆转的缓和,战争避免了,和平有了保障,韩朝关系已走上了和解合作的康庄大道,甚至认为半岛统一曙光在现。


而另一些人却没有这样乐观。他们越过表面现象,思索何以出现这种戏剧性变化的动因。有人将主要动因归于韩国国内政局的变化。2017年3月“烛光运动”推翻了右翼朴槿惠政府,5月左翼势力上台。文在寅政府本着其政治理念对朝实施新版“阳光政策”,极力改善韩朝关系,并设计出“韩朝经济共同体”方案。因遭国际制裁业已处于困境的朝鲜及时抓住韩国伸出的手,作出积极回应,从而产生了戏剧性的互动。也有人把朝韩关系骤然缓和归因于朝鲜核战略工作重心的转移。经2016、2017两年突击推进核导试验,朝鲜核计划臻于完成。故2017年底朝鲜宣布完成“拥核国历史大业”,其工作重心从“核经并举”转向经济发展,为此朝鲜需要改善国际环境。于是,朝鲜选择韩国为突破口,通过缓和关系,推进南北经济合作,突破国际制裁,在韩美间打进楔子,同时摆脱经济和外交困局。

朝鲜核试


上述两种判断和解释哪种更正确?人们希望历史发展给出答案。


其实,历史不会对上述判断给出谁是谁非的确切回答,而且,即使有了这种答案意义也不大。与之相比更为重要的是,人们需要分析和预判目前朝韩间这种热络局面是否会逆转,从而得出结论,这种积极变化是实质性的,还是单方或双方战术运用的结果?


要想得出结论,下述几个方面是重要指标。


1、影响朝韩关系乃至半岛诸多问题走向的朝鲜核问题之解决是否有实质性的进展?半岛无核化进程是否走上了不可逆转的快车轨道?


在当下,朝鲜核问题是决定半岛及东亚和平与稳定的核心问题,其影响是全面的和紧迫的。朝鲜核问题没有真正解决,安理会对朝制裁决议就不可能解除,半岛战和僵局就不可能改观。有人主张,在朝韩关系出现缓和的情况下应解除或放松对朝制裁。这不现实。因为从法律角度看,安理会通过对朝制裁决议,只是针对朝鲜违背安理会决议进行核试或射导行为进行“事后惩罚”,与朝韩关系变化或朝鲜是否冻结其核导计划无关。只有朝鲜采取行动消除了其核试或射导造成的后果,制裁决议才可能被撤销。因此,只要安理会制裁决议仍然有效,朝韩经济合作就会受到严格限制,朝韩关系便难有实质性的改善。虽然朝韩交往中某些具体项目可以获得豁免,如朝韩联合勘查朝鲜铁路所需的物资和款项等,因为它们是即时消耗的,但如韩朝重开开城工业园经济合作,因为涉及韩国企业雇用朝鲜劳工,直接与安理会2375号决议相违,故难以实施。


从这个角度看,朝鲜核问题是朝韩关系改善的天花板。


2、朝韩双方是否真正放弃了“胜负统一”的观念?


三八线两侧都主张国家必须结束分裂,重新走向统一。但坦率地说,南北双方都坚持以自己为主导实现统一,即都企图把自己的政治制度扩展到对方,实质是吃掉对方实现统一,双方谁都没有打算生活在对方的政治体制下,都拒绝接受对方的意识形态。当然,当下有“融合统一”、“联邦制统一”等种种方案设计,但南方的“融合统一”实际上是利用经济优势将对方“融合”进来,而北方的“联邦制统一”是主张南北各自维持现有政治架构和主权,实际上是“统而不一”,从历史角度看,它仅仅是国家走向真正统一过程中的一个过渡。因此,要想从根本上消除南北间在统一问题上的“零和竞争”,结束双方对国家继承权的争夺,需要更高的政治智慧,找到全新的思路和方案,否则朝韩间本质上的对立是无法消除的。

三八线


3、三八线两侧民众是否已成为决定南北关系走向、实现国家统一的主体?


无须赘言,在长达70年的国家分裂历史中,已产生了分裂状态的既得利益集团。国家的分裂使他们获得巨大的经济和政治利益,甚至它们本身就是分裂状态的寄生体。国家走向统一,对他们来说是一种灾难。因此他们成为阻止国家统一的强劲力量。只有南北广大民众真正掌握了民族和解和国家统一的主导权,由他们选择国家的未来,南北关系实质性改善才会步入不可逆转的快车道。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junshi/45788.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被这个翻译气笑了!但更扯的是它背后的组织…

    来源:人民日报、观察者网思想聚焦微博、新华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虚假机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遍布贵州、湖南、湖北

    今天,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

    1967年6月17日,我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爆炸威力和于敏计算的结果完全一致。 试验成功的这一刻,他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他早已成竹在胸。 他说:“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