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近二十年才卖出去 这种国产反坦克导弹真的是“鸡肋”吗?

就在上周,在非洲国家卢旺达的一次军事演习中,一款中国制造的导弹格外引人注意。这导弹人们对他是既眼熟同时有些惊奇。


卢旺达军队使用的红箭-9A


说眼熟,是因为这款名叫红箭-9A的反坦克导弹,它的前辈型号红箭-9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问世了。说到惊奇,是因为人们还是头一次在外军中见到了它的身影。对中国军工来说这一面可谓是来之不易呀。


上世纪80年代末,随着坦克装甲防护技术的提高及主动防护装甲的出现 ,采用空心装药战斗部的反坦克导弹的攻击效能受到了限制。为了能够有效打击装备有这些装甲的坦克,中国决心在比较成熟第二代反坦克导弹红箭-8反坦克导弹的基础上最新一代反坦克导弹。这就是后来的红箭-9反坦克导弹,该导弹于1999年首次亮相国庆50周年阅兵式。


红箭-9反坦克导弹


“红箭”-9反坦克导弹是一套武器系统它由筒装导弹、武器站、底盘车、检测维修设备和模拟训练器等组成。车载反坦克导弹系统可伴随机械化部队一起行动,随时打击出现的坦克等装甲目标。


红箭-9弹径152mm,射程达5000米。在威力上,为了对付大量在现代坦克上应用的爆炸反应装甲,红箭-9采用了串联装药的战斗部,其前级用于破坏装甲目标上的爆炸反应装甲,后级用于击毁坦克目标。破甲能力超过1200毫米,目前世界上装备的第三代主战坦克即便是正脸,也扛不住它的一击。


“红箭”-9取消了之前反坦克导弹所使用的导线传输指令的方式采用了电视测角、先进可靠的激光指令传输制导、数字化控制等先进技术,避免了断线引起导弹故障,提高了命中精度。发射导弹后,射手要做的只是将瞄准线始终对准目标即可,制导装置会自动发出激光指令,控制导弹飞向目标。


但是这样一款先进的导弹,却有些生不逢时。随着装备技术的发展,军队更加重视立体化协同作战,空中打击能力增强和远程火炮技术的发展,使步兵面对面打坦克的机会减少。而红箭-9由于采用激光传输指令制导模式,这虽然有利于提高导弹精度,但必须使用稳定平台,如果导弹的控制平台不稳定,信号传输就会不稳定,很有可能导致导弹失控。


为了保证红箭-9的正常使用,直升机这种发射时会有较大晃动的平台上发射自然就与它无缘了,轻型车辆小身板也不行,因此红箭-9导弹需要配合战斗全重13吨的WZ550发射车来使用,该车上安装了稳定云台,可以确保在行驶和静止中保证激光信号传输。可步兵却无法接受这一安排,他们更愿意使用更轻便的红箭-8或是红箭-73。近几年来,随着快速反应部队的建设,轮式装甲的地位上升,红箭-9才算挽回点颜面。


同样因为发射平台的原因,红箭-9长期以来在外销上一直吃闭门羹。反倒是上一代的红箭-8成了畅销货。毕竟在当时的(本世纪初头10年)非洲地区或是中东,坦克多是二代或者是猴版三代(大多是赤膊上阵,没带什么反应装甲),红箭-8还是可以胜任的,相对于机械化程度不高手头资金有限的军队,简单轻便又经济的红箭-8才是首选。


但是,新产品卖不出去总是一件头疼的事。因此,中国针对红箭-9的一些缺陷对红箭-9进行升级改进,研发出的新产品就是红箭-9A。和红箭-9不同的是红箭-9A将激光指令传输改为毫米波指令传输,制导装置体积重量都大幅减小,使用时不必再局限于发射车。毫米波指令在不良气候条件下不受烟雾沙尘影响,抗干扰性能更好。HJ-9A在射程上也有提高,从5000米提高到5500米。在配备红外成像仪后,夜间作战可达4000米。


“蓝星战力最强”的M1(猴版)都成了红箭-8的手下败将


这两年,随着反应装甲的应用,新式的三代坦克或改进的二代坦克大量进入中东、非洲等地,买主们对像红箭-9A这样轻便还带串联战斗部的反坦克导弹的需求也有所上升,和美式反坦克导弹相比,红箭-9在价格上也有很大的优势。


升级后的红箭-9A


这一次,红箭-9A在卢旺达拿了个开门红,可以说为之后的进一步推销做了个不错的铺垫,未来红箭-9A能否继续续写红箭-8的辉煌,还很值得期待。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junshi/45122.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被这个翻译气笑了!但更扯的是它背后的组织…

    来源:人民日报、观察者网思想聚焦微博、新华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虚假机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遍布贵州、湖南、湖北

    今天,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

    1967年6月17日,我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爆炸威力和于敏计算的结果完全一致。 试验成功的这一刻,他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他早已成竹在胸。 他说:“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