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鹅曾让美军很受伤,如今一款中国的激光净空系统能解决问题

曾号称“羽绒服中战斗机”的加拿大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在本应该产品热销的冬季却遭遇了市场“寒流”。


作为世界知名的羽绒服,遭遇如此的市场寒冬并导致股价大跌,确实容易被人讽刺。不过,作为枫叶国出产的户外国宝级羽绒服品牌,其命名的是一种外形类似大雁的野生禽类。这种大肥鹅,身长尺寸范围在22到48英寸,整个生长期的重量为3到24磅,最长翼展的纪录大于6英尺的大肥鹅,经常会在加拿大街头凶猛异常攻击路人。


其实,加拿大鹅的凶猛不仅仅是针对路人,对于钢筋铁骨的飞机,加拿大鹅用血肉之躯同样也是“义无反顾”。比如在1996年,美国空军一架预警机从阿拉斯加州埃尔门多夫空军基地起飞时,撞上30多只加拿大鹅,两台发动机随即火光冲天,最后飞机坠毁在机场附近洼地里,24名空勤人员全部遇难。其实,在美国生活的上百万只加拿大鹅,并非第一次给美国空军造成灾害。在1995年到1996年期间,加拿大鹅就给美国空军造成了高额损失。而且,不仅仅是加拿大鹅,任何一种“疯狂的小鸟”都会让美国空军伤痕累累。


据统计,1983年—1987年,美国军用飞机和直升机与小鸟们发生亲密接触的事件多达16000次,平均每天9次。而被小鸟们用血肉之躯成功过的“击落”的美国军机,包括军机F-104、F-4、F-15、F-16、B-1B、E-3等等。当然,这些疯狂的小鸟并非只是美国人军机的“天敌”,其他国家同样无法避免飞鸟造成的伤害。据苏联时代的民航部门统计,在在一段时间内,苏联民航部门每年发生鸟撞事件达到1500多次,平均每天3次。最为惨烈的当属,1960年英国“彗星”号客机在美国波士顿与飞鸟相撞飞机坠毁,导致了机上72人有62人遇难。


可是,小鸟在机场肆虐已经难以解决,如今更平添了一种新的“干扰设备”——无人机。要知道,一只重1.8千克的鸟与一架高速飞行的飞机相撞,产生的冲击力比炮弹还大。而一般市场上能买到的无人机的重量为1.5千克至150千克,所以一旦无人机与飞机直接相撞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且,除了相撞产生的危险之外,无人机靠无线信号进行数据传输,会对各种飞机的起飞和降落阶段造成严重的信号干扰,很有可能造成严重的事故。尤其近些年来,中外多个机场因为无人机干扰,而影响数以万计的乘客出行,其他各种损失更是难以估计。


虽然,对于飞鸟和无人机的危害,都很清楚,但是防御手段却显得极为缺乏。比如,对于飞鸟的伤害,人类的驱离方式包括煤气炮、恐怖眼、录音驱鸟、猎杀、豢养猛禽等方法。最为残忍者可以通过枪击的方式,用枪射杀鸟儿之后,挂于醒目之地,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而对于无人机,也有各种各样的声波技术进行打击,并对在机场非法放飞无人机的人制定了严格的法律。但是,这些似乎都有些被动。或许采用先进的技术装备采用雷达测鸟对机场周围的飞鸟情况进行预测,然后利用激光驱鸟或者对无人机直接打击,或许是一种不错的“软杀伤手段”。


比如,在2018年珠海航展上,一款名为SD-10A的激光净空系统,估计就可以有效地对机场周围的低空目标进行“压制”。这款搭载在一辆东风猛士车上的系统,是由一家名为“黄鹄科学技术有限公司设计”研制的,主要由雷达搜索子系统、光电跟踪子系统和激光打击子系统三部分组成。可以对无人机采取“红外初跟踪 精跟踪”的“复合跟瞄”模式,可以在只要2-3秒的时间内就实施击落。同时,在也能低功率状态下,还能够对鸟类进行驱赶。可以说,一件“武器”能工同时兼顾软硬两种杀伤手段。据说,SD-10A激光净空系统已经参加过“实战”,并成功击落过无人机。


当然,SD-10A毕竟目前还没有达到普及阶段,但是我们相信随着科技的进步。SD-10A激光净空系统必将换机场一个安宁的天空。当然,美国人的激光武器也是“世界领先”,但是在民用方面似乎有些“力不从心”。所以,美国是否能拉得下面子从中国采购SD-10A这样的系统呢?

(本文为中华网军事原创,作者潞安通判。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junshi/45113.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被这个翻译气笑了!但更扯的是它背后的组织…

    来源:人民日报、观察者网思想聚焦微博、新华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虚假机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遍布贵州、湖南、湖北

    今天,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

    1967年6月17日,我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爆炸威力和于敏计算的结果完全一致。 试验成功的这一刻,他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他早已成竹在胸。 他说:“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