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形势:亦喜亦忧

 

作者:远望



今年9月18日至20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平壤举行第三次首脑会晤后,半岛局势继续走向缓和,朝韩落实9月《平壤共同宣言》工作进展较顺利,双方没有发生大的争吵或摩擦,部分协议内容已经落实完成。但由于美国的干扰和阻挠,有些协议内容无法深度落实。同时,美继续对朝保持强硬、冷淡态度,朝美关系基本停止不前,朝鲜推进弃核动力不足,半岛局势潜伏危机。

朝韩关系热络朝美关系冷淡



金文第三次会谈后,朝韩一直保持着首脑会晤时的政治热度。其一,全面停止前沿地区各种敌对行为。按照《平壤共同宣言》和军事协议规定,朝韩从11月1日起全面停止在军事分界线附近进行的地面、海上及空中各种敌对性活动,包括大小军事演习、带有背景的军事训练和海陆空侦察等。其二,顺利完成扫雷工作。按照协议要求,朝韩军事部门于10月1日开始,在板门店联合警备区和非军事区铁原郡剑头山分别展开扫雷活动,目前,朝方已清除地雷636颗,韩方共扫除地雷20颗、爆炸物300余个。其三,顺利解除板门店共同警备区武装。10月25日,朝韩双方按照事先的约定,解除了板门店共同警备区各自的人员武装,人员和武器陆续撤出军事分界线附近所有的监视、警戒哨所,朝韩和联合国军司令部三方代表于10月26至27日对武装解除情况进行了详细检查确认。同时,朝韩还选定军事分界线一带各自的11处哨所进行拆除,于11月底前完成,并以此作为示范,两国将继续协商,推动相互撤出所有监视哨所。其四,划设空中禁飞区并生效。朝韩将双方的停火线向各自的北、南纵深延伸了40公里,进而在军事分界线形成了一个纵深80公里的空中禁飞区。双方划设的禁飞区禁飞对象是各种军机,包括驻韩美军军机在内都不得擅自闯入,美军飞机若想进入禁飞区,必须经过韩国的同意。美国对此极为不满,提出强烈抗议。美军能否遵守该规定,得看美朝关系后续发展,估计美会拿它当抓手制约朝韩。其五,展开汉江口水域环境调查。朝韩商定将汉江入海口划设为共同利用水域,为保障双方船只特别是民用船舶的航行安全,两国成立了由双方军人、专家等20人组成的专家小组,于11月5日开始在汉江入海口水域进行联合考察。考察水域长70公里,总面积280平方公里。考察工作将于年底结束。其六,顺利完成或推进了一些其它工作。两国首次举行了联合纪念“10▪4”宣言活动;展开了医疗卫生领域的合作;就携手申办2032年夏季奥运会达成协议;着手筹备“三一运动”100周年纪念活动等。两国交流、合作热度远远超过金正日和金大中、卢武铉时期。与此相反,朝美关系却非常冷淡。6月金特新加坡会谈后,朝鲜积极推动半岛无核化进程,主动采取了一些实际行动,而美国除了停止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外,其它什么也没有做,且一直在向朝施加压力,要求其率先弃核,使朝鲜非常失望和极度不满,朝美关系一直处于僵冷状态,朝弃核进程也一直停止不前。近期,朝为向美施压,高调展示了新型战术导弹武器,叫停了原定于11月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副委员长、统一战线部部长金英哲的会谈。并威胁称,如果美国不解除对朝经济制裁,朝可能恢复旨在加强核武库的国家政策,即推进核力量和经济发展的“并进”路线,暗示不会在与美谈判时再作出让步。朝软硬兼施,但美始终坚持朝弃核在先的原则,致使半岛无核化进程受阻。

半岛局势依然脆弱



目前,朝韩关系改善明显,两国高层、文体、民间等领域交往增多,特别是在军事安全领域迈出的步子更大些,使半岛紧张状况缓解更明显,可以说目前的半岛缓和形势是几十年来少有的。但同时也要看到,这种缓和局面仍然是表面现象,两国深层次的问题还远未触及,缓和的背后仍然存在着许多的隐忧。其一,双方的互信问题还未解决,两国仍然相互保持着高度警惕,特别是军队的战备状况未作任何调整,两国基层官兵接触时仍然佩带着武器;其二,两国只是停止了前沿地区的敌对性军事活动,后方纵深地区的类似活动并没有停止,双方仍在互为对手进行备战活动,如韩近引进空中加油机、购买美最新型地对空导弹、继续与美联合举行登陆演习等,与当前的半岛和平氛围不相称;其三,双方的相互威胁力量没有任何削弱,韩国的强项是海空军力量,朝鲜的强项是远程火炮和短程导弹力量,目前两国还没有在这些敏感领域商谈如何解决;其四,国际社会的制裁阻碍两国关系深度发展,受制裁条款限制,韩国不可能向朝鲜提供大量的经济、金融等援助,一边坚持对朝制裁,一边强调改善与朝关系,这种处理模式不可能使两国关系深度走近;其五,美国的掣肘,美始终不赞成韩朝关系脱离美国的轨道而快速改善,美一直在向韩施压,要求韩与美同步。上述这些不利因素严重制约着朝韩关系的深层发展。因此不难看出,朝韩关系要想再向前快速深度发展,可能较困难,很可能保持目前这种状况,或者是按照美国的意图缓慢前行,弄不好,会被美国搅局,重新回到对抗时代。因此说,目前相对缓和的半岛局势还依然脆弱。

美韩在对待朝鲜问题上分歧严重



为推动朝弃核,韩除积极履行与朝签订的协议、缓和与朝关系外,总统文在寅还主动在国际上活动,利用出访机会游说出访国特别是积极做美工作,要求改变对朝态度,鼓励朝鲜继续实施弃核步骤,韩甚至建议美国和国际社会,在解除对朝制裁问题上显示出灵活性,但遭到美严厉拒绝。韩试探提出解除单边对朝制裁,又引起美强烈不满。特朗普称,“没有我们的同意,他们不会这样做。没有我们的同意,他们什么都不会做。”特朗普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引起韩国上下极度不满。目前,美韩在如何利用经济手段迫使朝放弃核武研发问题上分歧越来越大。文在寅的观点是,经济发展可以诱使朝鲜解除核武装。而美国则认为,朝鲜应彻底销毁核武器,然后国际社会才能解除对其制裁。因此,美国一直坚持“先无核化,后缓和制裁”的原则。韩国的观点与朝鲜基本一致,美国绝对不会同意,若韩继续坚持这一立场,美韩关系可能会受到影响。近日,美又警告、敲打韩国,称韩与朝交往“超速了。”11月20日,美国务卿蓬佩奥再次强调,“希望韩国不要还没与美国协商就单独行动。”蓬佩奥非常强硬地宣称,“我们明确地向韩国表明,朝鲜半岛的和平和朝鲜无核化的进展不应落后于韩朝关系的增进。它们(无核化与朝韩关系)是同行并进的过程。”美国对韩国的对朝亲近举动越来越不满意。此外,在韩朝9月签署的军事协议中,将军事分界线上空设为禁飞区,使得监视朝军的美军侦察机无法靠近边境侦察,引起美强烈愤怒,美指责韩国事先没有作出具体说明、没有和美国商量。韩外长康京和称,围绕韩朝关系改善速度问题,韩美两国也存在分歧。

朝美对立依然激烈



金正恩与特朗普6月在新加坡会晤后,两国关系一度明显缓和,但主要表现在高层政治层面,而在后来的实际弃核行动中,两国关系又回到对立状态,且一直原地徘徊,使朝弃核毫无进展。直到现在,美国始终强硬坚持“先无核化、后缓和制裁”的原则和朝必须做到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的弃核立场。而朝则认为其停止核导试验、炸毁丰溪里核试验场、废除东仓里导弹发射基地等,已经做得够多,美国必须同步前行,双方处于僵持状态。主要原因可能有二:其一,美根本就没有想尽快解决朝核问题,特朗普近称朝鲜弃核谈判不着急,美还是想利用朝核问题主导半岛乃至东北亚地区事务,为其亚太战略服务;其二,双方缺乏互信,谁也不轻易率先迈出一大步。不过,目前双方正在运作金特第二次会谈事宜,为营造氛围,促成两国首脑会谈,特别是美国想要达到其政治目的,可能会策略性地做出一些适当让步,如暂时不再坚持向朝索要核武清单、允许韩在很小的范围内解除对朝单边制裁等。近日,美对朝政策代表比根访问韩国,与韩就韩美在对朝政策上的合作方案进行讨论。双方还讨论了国际社会是否需要为韩朝落实相关协议“设立外”,如朝鲜苗圃设施现代化项目等。11月23日,在美支持下,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裁定,对朝韩为连接铁路进行的共同考察予以制裁豁免。表明美在考虑或寻找如何打破僵局的办法,继续按美国的设想促朝弃核,为金特会晤扫清障碍。

朝弃核之路任重道远



朝美在朝弃核问题上斗了二十多年,始终没有结果,且越斗朝核武能力越强,对美来说是极大的讽刺。今年6月朝美首脑实现会谈,可以说是历史性的突破,但政治意义远远大于朝弃核的实际意义,从两国首脑会谈后,美国的表现就能一目了然。今年这轮朝美关系缓和实际上是朝鲜积极推动的结果,而美国则把它看成是,特朗普的对朝“极限施压”策略起了作用。因此,美一直认为,只要保持对朝强力制裁和全方位围困打压,遏制朝经济发展,就能迫朝就范。所以,美国始终坚持朝必须先弃核,才能解除对朝经济制裁的弃核原则。而朝鲜则要求在与美建立和平、互信的关系后,才能弃核,且要求美与朝必须同步行动,双方僵持不下,谁也不肯让步。目前看,美没有软化立场的迹象。总统特朗普称,无核化谈判“不急。”美副总统彭斯称,美国将继续对朝鲜施加外交和经济压力,督促所有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国家保持施压与制裁,直至朝鲜实现完全无核化。美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在达到最终目的前不会放松经济制裁。”并称,美不仅要求朝全面弃核,而且还要建立一套核查程序。针对朝韩逐步落实协议内容,美国务院发言人称,希望所有成员国能够遵循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切实执行包括特定品类在内的联合国制裁案,并强调,所有国家都应该严肃对待协调终止朝鲜非法核导项目的责任。美高层对外表态如此高度一致,表明了美对朝弃核的强硬态度。美国的这种表现,使朝鲜非常失望,有些失去耐心,朝明确表示,若美不放松制裁,朝将重启核计划。朝作出这样的表态,主要是向美表明自己的强硬姿态,希望美不要抱有任何幻想。目前看,双方这种强硬对立状况很难改变。金特首脑第二次会谈将是一次机会,美若抓不住,以后让朝弃核就更困难。可以判断,如果美不改变现有对朝弃核的政策立场,朝弃核行动可能就此止步。

总之,目前半岛局势缓和背后存在隐忧,原因是美国在设置障碍。

- END -


防失联,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智库备用号“新华互动”

近期热文:



华 语 智 库

更 多 专 家 解 读 和 深 度 分析

长 按 下 方 二 维 码 关 注 我 们


专家  |  深度  |  权威  |  原创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junshi/43446.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被这个翻译气笑了!但更扯的是它背后的组织…

    来源:人民日报、观察者网思想聚焦微博、新华社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由浙江农民余思高创立的虚假机构“联合国维和部队总司令部”,遍布贵州、湖南、湖北

    今天,让我们把头条留给他

    1967年6月17日,我国成功地空投爆炸了第一颗氢弹,爆炸威力和于敏计算的结果完全一致。 试验成功的这一刻,他并没有在现场,而是在北京守候在电话旁,他早已成竹在胸。 他说:“我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