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中信国安集团资金局:手握84亿现金,却被冻结3亿存款?

 


作者|缪凌云

   来源|野马财经


2019年初冬,北京市朝外SOHO西北角落,国安大厦如往常一样安安静静地坐落着,与斜对面不远处的复星国际中心遥相对应。


很少有人知道,这座与周边建筑相比并不算巍峨,甚至有些旧色的楼宇,它的拥有者中信国安集团,掌控的资产已经超过2000亿元。


更鲜有人注意,在尚未结束的资本寒冬中,这个千亿帝国也遭受到了考验。



债券暴跌、资产冻结,资金危局突现


近日,中信国安集团旗下多个债券产品突然异动。


其中,2019年末到期的16中信国安MTN002最新成交价格较前一日估值暴跌28.85%;2020年末到期的15中信国安MTN004更是暴跌46.19%,几近腰斩。


与此同时,裁判文书网显示,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12月份,中信国安集团3亿元存款被中关村银行冻结。


资产冻结叠加债券暴跌,如此状况的出现令市场一片诧异,毕竟中信国安集团是为数不多的千亿俱乐部成员之一。


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中信国安集团至少为中信国安(000839.SZ)、中葡股份(600084.SH)和国安国际(0143.HK)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并且是白银有色(601212.SH)第一大股东;同时,通过旗下国安通信、西藏满庭、国安化工等多个平台,中信国安集团还间接投资了江苏有线(600959.SH)、报阅传媒(838506.OC)。


除了上市平台及新三板挂牌公司之外,其还间接持有国家体育场有限责任公司(鸟巢)、银联商务、三六零(601360.SH)诸多知名企业,以及山东东明农商行部分股份,认缴45亿元参与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


在此基础上,中信国安集团亦在全球范围内连续落子,投资了美国NextVR公司、南非第一黄金公司、安哥拉社会住房、玻利维亚盐湖众多项目,足迹遍布亚洲、美洲、非洲。

 


根据在中国货币网公布的2018年3季报数据,截止报告期末,中信国安集团合总资产达到2215.13亿元,相比混改前2013年末的949.51亿元增长了一倍有余。


2018年1月,中信国安集团还曾拟斥资90亿元接盘万亿大鳄“明天系”旗下恒投证券(1476.HK,即“恒泰证券”),2018年4月,该交易最终告吹。


(中信国安集团的实控人其实还隐藏着许多不为外界所知道的故事,对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在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后台回复“隐藏”,查看详细信息。)


从更直观的角度来看,2018年3季度末,中信国安集团合并现金流量表账面拥有84.95亿元现金及等价物余额,母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则为0.55亿元。也就是说,虽然中信国安集团自己手中的现金不多,但算上旗下公司,理论上能够使用的资金却有近百亿元。


如此情况下,为何却被突然冻结了3亿元存款。野马财经就相关问题致电中信国安集团副董事长、中信国安董事长罗宁,对方表示正在开会,不方便作答。此后,野马财经又发短信向罗宁求证,但是截至发稿前没有收到回复。


高级会计师刘文斌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合并报表中的84.95亿元现金分布在集团旗下各个子公司手中,款项可能都有对应的用途,当然,如果有紧急情况的话,集团应该也能够临时调动部分资金。


刘文斌还提到,一般情况下,集团类公司的母公司具备较强的管理功能,往往会采用担保等方式为旗下具体进行经营活动的子公司提供支持。账面来看就是“资金在子公司,债务在母公司”,这也是很多企业会设立专门的财务公司的原因之一,既能统一调度资金,又能充当防火墙。


另有银行业人士补充了两种可能,一是被冻结的3亿元存款背后的事情还在未有最终定论,尚存在争议或者双方通过博弈最终存在和解的可能,因此中信国安集团没有动用另外的资金;二是银行对企业贷款,特别是额度较大的贷款时,往往会要求企业存入一定的资金,以满足银行业自己的监管指标,撬动更多的贷款。此类“以存款换贷款”的现象会导致企业存在很多隐性受限资产。



千亿借款压顶,财务费用高企


3亿元存款为何会被冻结尚未可知,但可以看到, 中信国安集团混改以来扩张迅速,杠杆颇高。


财报显示,2018年第三季度,在总资产超过2000亿元的同时,中信国安集团总负债也攀升至1782.9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80.49%,并且短期及长期借款合计超千亿元。


高额的借款,带来了高额的财务费用。2018年前三季度,中信国安集团财务费用为40.5亿元,同比增长近四成,对利润造成了侵蚀。


相比之下,中信国安集团的造血能力却没有融资能力强。


2015年至2018年前三季度,集团分别实现营业收入935.27亿元、1010.21亿元、1039.62亿元及729.46亿元,虽然呈现上升态势,但速度却远远比不上资产规模的扩张。


更加重要的是,集团同期营业利润分别只有9.21亿元、17.59亿元、13.03亿元、2.19亿元,营业利润率较低的同时,近三年更是呈现出下降趋势。


一方面是财务费用攀升,另一方面是主营业务造血能力有限,两相叠加之下,中信国安的财务压力不小。


正如前文所述,2018年3季度,集团账面现金尚有84.95亿元,看似十分充裕,但实际上,这一数字在2017年同期还为168.37亿元。一年的时间,现金减少了一半。



金融去杠杆,出售资产能否缓解压力?


中信国安集团这艘千亿巨轮,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其融资空间已经大受掣肘。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三家上市公司股票都已被高度质押,质押率分别为99.36%、 89.15%、99.89%。


最令投资者担忧之处在于,2019年1月12日,中信国安集团持有的部分股票已经被强行平仓。


而此番银行的冻结以及债市的暴跌,同样反映了机构债权人、投资者对中信国安集团的警惕与不安。


重重资金压力下,中信国安集团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筹集资金。


2018年11月15日,中葡股份公告称,终止了部分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并将对应的3.52亿元剩余募集资金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2018年12月底,中信国安对旗下子公司盟固利动力的出售完成,换取21.72亿元现金。


盟固利动力主营业务为新能源汽车领域动力电池的生产与销售,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4.79亿元,实现净利润1.54亿元;同期中信国安的整体营业收入不过43.62亿元,净利润3.01亿元。


除了调节募投资金、出售优质资产外,早在2017年底,中信国安还曾试图将持有的江苏有线股票作为标的发行不超过20亿元的公司债券,然而因市场环境变化,未能如愿。


去年以来,中信国安集团旗下的中信国安、中葡股份、白银有色还是江苏有线,股价一直处在持续下跌状态,这给质押股票融资及发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与很多资金链出现风险的民营公司一样,中信国安集团如今的境地,与市场大环境有着密切的关系。纵观国内众多民营资本系族企业,无不是通过出售资产进行腾挪,希望熬过资本寒冬。坐拥2000亿资产的中信国安集团,能够安然度过资本寒冬吗?欢迎在文末留下观点。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caijing/46856.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何小冰:2.25黄金1335/37震荡空,原油需谨慎

    金汇财经全球实时财经资讯;海量优质交易策略共享;资深财富管理团队推广神器;为交易者提供有价值、有调性的服务。行情回顾:上周黄金周初延续强势多头,接连发力向上冲刺,周一依托13

    A股强势大涨,打了谁的脸?

    你预计会涨到多少点? 沪指单日涨逾5%,沪深两市仅有13只个股下跌,成交量突破1万亿元(人民币,下同)……25日,中国A股再度强势上涨,“打脸”看空资金。 截至收盘,上证综指报2961点,涨幅5

    5500亿进来抢食,疯涨有啥不正常

    涨成这样,估计都忙着数板呢,想必没几个愿意看我在这扯了,就简单整几句,不耽误大家数钱啊 盘中不少朋友对今天的上涨都感到极为不适,纷纷表示想出来避一避,可市场一直没给躲避的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