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80%的大跌引发1200亿市值闪崩!地产违约潮来了?李嘉诚王健林发出警示

(图/视觉中国)


1月17日,小型港股内房股一轮快闪暴跌震惊业界,虽然1月18日已经出现反弹,但其背后引发的资金安全却成为行业关注焦点。而另一方面,近日两位地产界大佬的发声也从侧面体验出了房地产行业未来的风险所在......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者 | 祁三连 实习生 王凡

编辑丨黄锴 黎雨桐

部分内容来自:每日经济新闻、券商研报、公开信息、90度地产


1月17日,小型港股内房股一轮快闪暴跌引起业界高度关注。以阳光100中国(02608.HK)和佳源国际控股(02768.HK)两家为代表的港股内房股遭遇大跌,分别以64.59%和80.62%的跌幅收盘,均收于历史最低价。



国际地产资管公司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表示:


“这两家只是给市场一个预警而已。有很多我所知道的房企,包括股权质押都已经出现实际违约,并且在酝酿了几个月之后才真正爆出来,内地就拖得更久了,根本就捂着不会说。”


同日,除了佳源国际控股、阳光100中国以外,包括国瑞置业(2329.HK)、力高集团(1622.HK)、嘉年华国际(996.HK)、雅居投资控股(8426.HK)均出现下跌。其中,国瑞置业下跌21.63%,力高集团下跌16.46%,嘉年华国际下跌9.85%,雅居投资控股下跌约10%。小型内房股市值一日蒸发逾372亿港元。


据每日经济新闻测算,当日港股地产板块整体市值蒸发超过1200亿港元。



1月18日,尽管多只闪崩股早盘集体反弹,但仍引发了业界对中小房企资金安全的担忧。


为何闪崩?


闪崩股之一佳源国际控股近期尤为引人注目。


根据克而瑞研究中心发布的《2018年中国房企销售额TOP200排行榜》,2018年佳源集团销售额高达875.5亿元。而2017年,同样的销售排行榜中却没有佳源集团的名字,而是“佳源国际”,但其销售额仅仅为79.2亿,排名在155名。


随后,佳源集团销售排行榜突然跃升引发市场关注,其销售额真实性也遭受质疑。1月14日,佳源集团官网发布声明称,出现数据上的偏差在于统计对象不同,新浪乐居财经发布的“佳源集团2017年销售额79.2亿”的数据,只是克而瑞自行监测的佳源国际2017年的销售额,佳源集团与佳源国际主体完全不一致。


但令人意外的是,1月17日,以佳源国际为代表的港股内房股出现一轮闪崩,跌幅令人惊呆。暴跌发生后,市场立即传出各种说法:强庄股的庄家离场;股价雪崩是因为机构做空;资金出现问题,大股东爆仓或是债务违约等。


对此,国际地产资管公司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解释称:


“佳源集团为什么会出现斩仓,细节我不知道。但是佳源的股价暴跌的主要是因为有一个3.5亿的美元债延迟了还款,在处理过程当中有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到位的时间比原定时间稍微晚了一点,导致一个所谓技术性的违约,给市场放出了错误信息。


因为股权质押一般都有个标准,我们叫做交叉违约条款,就是股权质押,也就是说只要公司有任何一笔债务违约,这个股权就立刻到期,所以就导致先有一些股权质押被砍仓,砍了以后导致连环砍仓。所有的券商都在股价突然之间下跌的情况下,有一个风险管控机制,它会自动砍仓。这个是佳源暴跌主要的原因。”


1月17日,有相关媒体报道,佳源国际控股确实有一笔3.5亿美元的短期债券到期,该笔债券票息高达8.125%。而该公司本金额4亿美元、票息12%的N2020债券现价也跌了三成,创新低。



当日晚间,佳源国际在官网上挂出了声明,称该3.5亿美元的优先票据集团确认已偿还全数款项,目前财务状况稳健,并强调了一句“管理层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侧面对债务违约一事进行否定。



同日深夜,阳光100也发布公告,称集团运营正常,财务状况良好,有能力回购股份,并表示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价格和成交量发生波动。不过,黄立冲认为,同样闪崩的阳光100可能也存在股权出现问题的状况。


同策咨询总监张宏伟解释称:


“目前来看,有两三只股票出现波动,更多的还是与短期资金压力有关,比如可能有债务到期了。但某种程度上,境外的一些资本在利用这个事件做一些文章。 这几个企业很快辟谣说已经还清了,也说明反弹是基于短期的一个表现。”


闪崩背后的风险


尽管两家闪崩股于1月18日已经出现反弹,但其背后引发的资金安全却成为行业关注焦点。


佳源国际相关数据显示:


2012年-2015年,佳源国际的净借贷率分别高达183%﹑357%﹑304%、380.5%。2016年佳源国际的净借贷率为150.2%,而到2017年中期已经下降至86.3%;


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6月30日,公司的净资本负债比率大为改善,比率由2017年12月31日的126%大幅下降至85%。


阳光100的财务数据也不乐观。公开数据显示:


截至2018年6月30日,阳光100的长期贷款及借款达139.3亿元,短期贷款及借款达45.28亿元,而阳光100的在手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33.66亿元。此外,阳光100还面临着高负债率,由此而衍生出的高负债的利息也吞掉了其大部分的净利润。


2018年上半年,阳光100的净负债率高达234.1%,而同期的溢利仅为4.47亿元,较2017年同期减少1.8%。


对此,黄立冲表示:


“我不对这两家企业进行评论,但是我想讲讲房地产公司的债务的共性:房地产公司如果它的债务已经到85%以上,只要有一笔债务违约,它整个公司就有全面崩溃的风险,这是房地产公司的特点。”


他进一步解释,房地产公司的资产包括在建工程、存货、土地储备,投资性物业等等,投资性物业往往又经过了重估,所以它并不是原始的会计账,往往重估的过程当中又会比公平市场价格会进取一点,但也不会离得太远。


也就是说房地产的所谓的账面上的资产值需要给予它正常的环境,没有债务违约的情况之下慢慢套现,才能套现出净资产。但一旦有债务违约,从债权端它既有罚息又有增加的利息,也会触动其他售房协议和买地协议以及国内发债的违约,因此它是全面崩溃的状况。所以市场上任何一家房地产公司,如果它的债务在85%以上,出现债务违约又没有人及时给它救助的话,这家公司就必然成为一个负资产公司。


此外,债券交叉保护条款的设置可能进一步加剧发行人短期集中兑付压力,进而加大发生大面积实质性违约的概率。“佳源集团就是因为出现了技术性违约问题,才对市场释放出了错误信息,但估计它不久就能缓过来。”黄立冲解释。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也认为,大部分股价暴跌房企都是因为资金链安全问题,或者是因为融资出现问题,或者是因为大股东质押过高。从目前房企融资环境来看,中小型房企将是未来市场最大的风险。由于一些房企杠杆比例过高,在销售放缓之下,很容易出现债务违约等问题。现在看,2017-2018年在排行榜突然上升的企业,都面临非常大的资金链压力。


2019年,房企迎来债务违约潮?


中信建投分析师黄文涛在14日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存续房地产债到期偿还高峰在2021年,但若考虑回售条款,2019年房地产债偿还压力最大。


文中分析称:


未来5年房地产债到期偿还压力逐步抬升,2021年为高峰,2019-2022年分别有3711.93亿元、4026.04亿元、7479.55亿元、2518.99亿元和2846.26亿元到期。从季度来看,2021Q3房地产到期偿还量最高,为2339.26亿元,其次为2021Q1的2061.87亿元,2022年以后单季度到期偿还量均小于1000亿元。


2019年为房地产债偿还压力高峰。其中,3季度房地产债到期压力最大,达到1133.24亿元,而1季度有840.38亿元的债券可回售,因此加上回售规模后1季度为2019年房地产债偿还压力高峰,达到2263.09亿元。



无论被动或主动,2018年以来,有多家房企进行了企业或分公司的名称变更,将名称中原有的“房地产”“地产”,甚至“置业”等字眼替换。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8年底,已经有近25家房地产企业更改名称,其中不乏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保利发展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等龙头企业。

 

克而瑞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8年11月份房企境内外发债综合成本达到8.54%,已经创下2015年以来单月融资成本的最高水平。尤其是境外债融资,房企平均境外债融资成本11.47%,较前10月境外发债成本6.45%增长5.02个百分点。2018年1~11月,房企平均融资成本6.32%,较前10月的6.06%显著上升,超过2017年全年平均值。


万达宣布彻底退出房地产

李嘉诚:今年千万别炒房


除了市场表现,关于房地产行业未来的风险所在,我们或许还能从大佬们近日的“警示”中窥探一二。


1月12日,万达集团召开2018年年会,董事长王健林现场宣布向文化、服务业转型,今年万达商业将放弃全部房地产业务,“一平方米房产开发也不能有”。


而就在1月11日,李嘉诚宣布退休后首度公开发声,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今年世界经济还很复杂,大家要小心点,买房要量力而行,如果分期付款能够负担,买了自己住没问题,应该买,但是炒房就千万不要,因为波动很大。


1月9日,王石在深圳的跨年演讲上说,市场给他上的最好一课是,市场是很公平的,你怎么投机赚的钱,它一定让你还回去。你培养了投机的队伍,遇到不投机的市场,就不会做了。

 

微信公众号“90度地产”(ID:dc90du)分析称,在大佬们看来,楼市逻辑变了,曾经的暴利行业房地产缺陷开始显现:


一是房地产是强周期性行业,在周期变化中很多企业死掉,即便大型企业也避不掉这个周期性变化;


二是房地产现金流不长远,不稳定,一旦金融监管管控严厉,现金流的风险就来了。

 

基于此,以前房企粗放的单一开发模式,根本不可能持续长久。存量时代,房企能做的唯有转型。只有这样,企业才可以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本文不代表《财经》立场。




其他用户正在看

任正非袒露华为“家底”,还原“孟晚舟事件”经过,同时这样评价特朗普…

小罐茶一年卖了20亿,如今被指虚假宣传和收“智商税”,回应称:你们理解错了

赵正永因何被查?曾卷入陕北矿权纠纷案,对秦岭违建别墅整治不力

微信遭“围剿”,张一鸣、王欣、罗永浩集体出手!张小龙“笑了”: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三到五折是常态,传3000万以上将受严监管


监制  |  蒋诗舟    责编  |  舒志娟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caijing/46855.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水皮: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韧性、弹性和柔性

    关于韧性的说法最初出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对资本市场的描述里面:“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