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金融业,辛苦了


来源 |硬核财经(ID:yinghecaijing

作者 |核叔  

已获授权转载,文章观点不代表金融行业网立场。


曾经做过一段时间买方,以往这个时候,我都在各大券商的年度策略会上“蹭吃蹭喝”,可今年听说券商年度策略会开始收门票了,“吃相”也太难看了吧?6000元、6888元甚至8888元,今年诸如申万宏源、华创证券、国盛证券等举办的年度策略会都推出了门票销售。


我在券商的朋友却解释道,有句话叫“穷则思变”,不是券商“吃相”难看,而是世道太艰难。他说今年已经不指望年终奖了,能保住饭碗就行。


的确,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金融业,2018年都是艰难的。



01


2018年金融业的艰难,首先体现在萎靡的股市,上证指数一度从最高的3587.03点跌至最低的2449.20点,跌幅最高达28%。民营企业质押爆仓困扰A股市场大半年的时间,11月11家券商联合纾困民企,但实际上券商的日子并不好过。


证券业协会上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行业131家证券公司净利润为496.55亿元,同比下滑41.65%。净利润仅为2016年同期的51.82%,2015年同期的25.8%(2017年同期数据未公布)。从具体的各项业务来看,经纪业务收入、投行业务收入下滑明显。


中信证券今年前三季度以73.15亿元的净利润在券商中居首,国泰君安和华泰证券分列第二位和第三位,但是与上年同期相比均为负增长。34家上市券商净利润占131家券商比重高达95%以上,非上市的中小券商只能分得极少的利润,更有26家券商亏损。


2018年漫漫熊市,首当其冲的是券商经纪业务,过去经纪业务是券商立身之本,但这也是最“看天吃饭”的行业。


就今年这行情,能够持仓的都是真爱,大多数投资者不仅缺钱更缺信心,已经无心恋战。为了在激烈竞争中争夺客户,各大券商开始采取低佣金策略,虽然证监会有限制,但是大型券商万分之一点六、万分之一点五的低佣金都出现了。


随着佣金下滑,交易低迷,营业部收益也越来越少,不得已撤销了一部分网点。今年前三季度,券商共撤销营业部45家,已超过2017年全年的36家。


券商投行业务的竞争则更加惨烈,许多中小券商一年下来颗粒无收。去年A股IPO超过400多家,今年缩水到了100来家,排名第一的中信证券只有11个项目,总共42家券商承销了IPO,其他中小券商全年没有一个项目,投行部门压力山大。


我的一高中同学,在西部一家中型券商的投行干了好几年,但是最近两年公司手里的IPO项目一个都没有通过,去年奖金就泡汤了,今年估计更惨。


遥想2001-2005那四年的熊市,券商死了一大片,“麦子店高盛”中信证券就在那时候疯狂扩张。就在这个冬天,中信证券又下手了,筹划对广州证券100%股权的收购,这是中信证券长期以来坚持的“逆周期收购”策略。中信证券此刻出手,恰恰印证了这个冬天的寒冷。



02


要说券商如何艰难,公募、私募就不服了,毕竟券商的业务相对多元化,而且卖方属性更多一些,亏的不是自己的钱,也就没那么心疼。但是对于公募、私募来说,股市的每一次起伏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很遗憾,今年的行情是起起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伏……


2018年之于中邮基金,是艰难的一年。45岁的中邮基金总经理周克3月16日英年早逝,12年前周克挂帅中邮基金时,这还是一家默默无闻的小基金公司,目前中邮基金的资产管理规模已经位居前列。6月23日,80后“公募一哥”任泽松也离开了中邮基金,此人曾创下过收益700%的神迹。


有人认为,任泽松赶上好时候了,成为创业板大牛市的受益者,连续三年高歌猛进。但是牛市之后的创业板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乐视网、尔康制药、昆仑万维,任泽松一个雷都没有错过。2017年白马股行情之后,业内人士认为今年会是中小创的机会,但是在残酷的市场面前,“公募一哥”又算得了什么?


最近听说任泽松要开始做私募了,投资风格没怎么变,还是偏好成长股,在他的一份ppt中写道:“经济下调确立有望改变流动性环境,市场出清后企业盈利回复,倒逼改革政策出台,因此,2019年成长股机会有望再次来临。”祝他好运!


这年头基金经理“公奔私”不是什么稀奇事,但是如今的私募并不好过,昔日“公募一哥”王亚伟就是最好的例证,千合资本旗下的中铁宝盈祥云3号特定客户资产管理计划提前清盘。最近,《华尔街见闻》为14位管理规模60亿以上的股票多头私募做了排名,王亚伟以-36.27%年内收益率排名垫底,他重仓的三聚环保全年跌了62%。


实际上,王亚伟自从出走华夏基金转为私募之后,就再也没有昔日“公募一哥”的风采,他管理的千合资本从成立以来就没有过出色的表现。他参加过中科招商的定增,2017年摘牌前,中科招商市值比2015年挂牌时缩水99%。


跟各位说一个在现在来看是笑话的一件事,2015年上半年新三板疯涨了1.5倍,扬言要做中国的纳斯达克,当时我的前东家——一家成立不久的小型私募盯上了新三板的机会,决定大干一场。后来结果也知道了,新三板已是一潭死水,虽然没有踩到中科招商这颗雷,但也亏了一多半。


今年基金业的艰难,有数据为证。前三季度,市场私募产品清盘量达到4045只,创近5年新高。这些清盘产品涉及机构1942家,最高者共清盘产品44只。公募创纪录的388只清盘数量为去年全年的3.7倍,第二、第三季度单季度的清盘数量均已超过去年全年。看起来清盘数量只有私募的十分之一,但是每只基金的资金规模是私募的几十倍。



03


二级市场萎靡不振,创投圈也跟着遭殃。BAT巨头校招全面停止,准独角兽纷纷裁员,之前资本堆积烧钱,击鼓传花式的项目基本上都告一段落。


2018年,有太多人死在了创业路上,各个“风口”偃旗息鼓,从“币圈”到“共享圈”都彻底凉凉。OFO戴威的固执并没有为公司带来生机,超过1000万名用户挤兑,能坚持多久没有人知道。即使是被认为到了彼岸的上市公司,掉坑也在所难免。


2018年,港交所出现百年难得一遇的盛况,全年共有209家公司在香港上市,IPO募资总额冠绝全球,中国铁塔、小米以及美团的募资额排在全球前五。但是很遗憾,今年的港股旺丁不旺财,新股近八成破发,9月以来上市的共51家新股公司中有35家首日盘中破发。


当然了,今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同样惨烈,首日破发、下调估值的现象,如影随形,特别是扎堆赴美上市的互金公司,比如小赢科技上市才3个月股价就腰斩了,第一批赴美上市的互金公司惨不忍睹,更有甚者跌了80%以上。


互联网金融,在今年感受到了比传统金融更加强烈的寒意。2018年4月初,互金整治办发布29号文,P2P平台和互联网平台与股交所、金交所联合发布的各类理财产品被叫停。


2018年,在创业艰难的背后,反映的是VC/PE生存艰难,“人傻钱多”已经成为历史。以前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谁都知道是击鼓传花的游戏,但是谁也不相信自己是最后一个接盘的人,今时不同往日,很可能传到你这儿就戛然而止了。


我的一位前同事,现在是一家PE的投资总监,冬至那天我们几个朋友小聚了一次,说今年做VC/PE的哪哪儿都难,高净值客户越来越少,好项目也越来越少,IPO审核越来越严,退出也越来越困难。都看得上的项目,人家创业者还不一定看得上你。



04


金融圈实在太大了,小到证券公司的柜员,大到央行行长都是一个圈子的,偌大的金融圈在今年同时入冬也算一种奇观了。


保险业似乎不怎么景气,前三季度,82家财险公司合计净利润24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减少了三分之一,“老三家”分走行业利润的98%,39家财险净利润为负。寿险公司同样不容乐观,保费收入已经连续10个月同比下跌,与去年20%以上的增幅相去甚远。


银行看起来要好过一点,但是不良贷款率在持续上升。银保监会上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7%,较去年同期上升0.13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我国商业银行不良率已经连续三个季度上升。


另外,资管新规的出台对银行表外理财产品有着重大影响,理财产品不再保本保息,投资者会承担比过去更大的风险,从而导致银行理财产品资金规模收缩。实际上,今年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已经比去年大幅减少,3个月以内封闭式理财产品正在逐渐退出。


资管新规也深深影响着信托行业,全国信托公司就68家,但是管理资金规模仅次于银行理财产品。都知道信托公司对银行的依赖性较强,但是相继出台的55号文和资管新规,使得银信通道业务受到约束,银行理财等重要信托资金端来源将受到较大冲击。


P2P踩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今年的踩雷大户成了信托公司。昨天丰盛集团12.8亿债务违约,踩雷的信托公司就多达8家,再往前就是厦门信托和上海信托踩雷印纪传媒,还有中弘股份债务逾期超百亿,12家信托涉及的债务余额就有68亿。


要说最惨的,当属中江信托,是今年名副其实的“踩雷王”,旗下12只产品都爆雷了。凯迪生态、神雾节能、猛狮科技、神州长城这些A股市场的雷,中江信托都没有错过,最近又有连续三个政信项目违约,国内首个省会城市(呼和浩特)基建项目出现违约。


据银行间市场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江信托的净利润为1.33亿元,同比2017年上半年的2.78亿元下滑52.1%。2016年,中江信托净利润高达19.25亿元。



05


金融机构不容易,金融人又何尝容易过。任泽松、王亚伟两代“公募一哥”,也在2018年低下了高傲的头颅,券商、银行、基金都出现了离职潮。


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上市券商离职高管超过200人,今年前9个月已近200人,华泰证券更是出现5位董事集体辞职的盛况。从年初至今,A股和H股共计44家上市银行中,已有34家上市银行,累计逾百位“董监高”离职。


证券日报梳理发现,今年以来,已经有28家基金公司的总经理和24家基金公司的董事长辞职,创下近几年的最高纪录,高管人员变动则有281位,上次变动如此频繁还是2015年的股灾。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截至11月11日,120家证券公司及子公司从业人数共33.77万人,较年初的34.24万人减少4700人。其中,经纪人从年初至今减员5254人。


我的发小就是券商经纪人队伍中的一员,文凭不算高,但是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在行业中混的风生水起。不过今年有好几次都在电话里跟我抱怨什么客户越来越难伺候,还问我要不要开户,我能怎么办,还不是只有微微一笑。


听他说,去年业绩好的时候每月都能挣个两三万,但是今年客户几乎都套牢了,成交量非常少,营业部又把佣金压得极低,已经连续几个月只能拿基本工资了。更让人唏嘘的是,他们单位的老王干了10多年的经纪人,前段时间说裁就裁了。


今年银行似乎也不再是铁饭碗了,四大行两年半裁员7万,上半年又裁员3.5万,这些报道屡见不鲜,有的说是因为员工退休,还有的说是因为手机银行的普及。但是有一点不假,银行员工的日子比以往都要艰难,中行员工兼职网约车就是最好的印证。


那天在微信群里讨论到了这件事,一位在银行做信贷的哥们儿说,行里倒不是缺钱,只是现在内部风控审查越来越严,放贷少了,员工提成也少。而且,以前他们最不喜欢放贷的就是小微企业,现在上头政策逼得他们必须给小微企业放贷,但是这样的业务做十笔,也没过去做一笔赚得多,风险还不小。


今年保险公司好像没听说过裁员,然而真相却是保险公司没有底薪。我小姑就是,她儿子上大学后就闲下来了,上半年在朋友的鼓励下进了一家保险公司,但是大半年过去了,一份保单都没有签过,师傅忙着找客户,也没空理她。


过去被人羡慕的投行高富帅,今年也在饱受折磨,IPO减少、再融资规模一落千丈、并购重组收缩以及债券融资缩水,这一切都在影响券商的投行收入,投行从业人员也成了“去产能”的对象。从上半年开始,就有投行团队开始大面积裁员,我那位高中同学留是留下了,奖金却泡汤了。


在金融圈流传着这样一条鄙视链:银行金融市场部/投行部>券商资管>PE/VC>基金公司行研分析师>私募证券投资>信托公司信托业务岗>银行风控>金融民工,但是在这年头,谁还不能鄙视一下谁呢?


2018年,让我们互道一声:辛苦了!



感谢关注金融行业网(ID:jrhycom)。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融哥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caijing/45865.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水皮: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韧性、弹性和柔性

    关于韧性的说法最初出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对资本市场的描述里面:“资本市场在金融运行中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作用,要通过深化改革,打造一个规范、透明、开放、有活力、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