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糟蹋后,她成了夜晚的女人:关系痛苦的根源,是缺乏界限感


文 | 周冲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ID:zhouchong2017)



前几天问我妈:“今年过年你想不想回老家?”


她说:“还是算了吧。”


她不是薄情的人,念旧,孝顺,有情,会为了亲戚旧友的事奔波不止,也会在对方贫困时,二话不说就出资相助。


但一想到过年回老家,就要被七大姑八大姨轮着番儿问:“你女儿结婚了没啦,你儿子找女朋友了没啊,赚多少钱一个月啊,生孩子没啦......”她就感到一阵不适。


因为这种不适,竟然干脆断了回老家的念头。


你看,这就是缺乏界限感带来的痛苦,也是因为过于“亲近”而导致的必然隔阂。


生长在旧式大家族、小城镇、农村的孩子都熟悉这一种论调:亲友之间互相打探,是一种关心的表现。


我问问你孩子怎么样,你问问我老公怎么总是不回家;


我难过时将隐私倾囊相告,你困苦时将最深层的秘密尽情倾诉。


我们觉得,这种隐私的交换,就是一种信任,也是一种亲密。


同时也觉得,当我们互相“懂得”对方,就成了同盟,成了自己人。


这便带给我们一种虑幻的温暖和归属感。


可是也后患无穷。


许多闺蜜抢男友、哥们抢妻子、背叛、利用、出卖、控制、威胁、干扰、侵犯......都是这样发生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


以前我还是大龄剩女的时候,被催婚催成了内伤。


阿姨们会当面锣、背面鼓地说:“怎么还不结婚哦?年纪不小了,再不嫁都嫁不出去了。”


我妈每次一听,立刻恨铁不成钢地长吁短叹,像看一堆人形狗屎一样看着我。


而我爸则干脆骂:“你就是我们家的耻辱。”


而我那时也没有从外界评价、恶意攻击中剥离出来的能力(现在也没有),立刻觉得昏天黑地,世界变得恶意重重,又找不到出路。


那种外部的低评价,立即变成了自我的低价值感。


自我的低价值感,又带来源源不断的痛苦,以及无可名状的愤怒。


还有一次,我们一帮亲戚去拜访另一帮亲戚。


席毕,一帮人走在路上,一表姐问:“周冲,你结婚了没?”


我说:“没。”


走在后面的一伯父忽然大声说:“她还结得了婚!都这么老了......”那时我还不到30岁,但在他们的恶评里,人生已然盖棺定论,成了失败代名词。


我气得浑身发抖,恨不得杀人。


但亲戚们会觉得自己逾越界限么?


不会。


他们会觉得自己的言行不合理么?


更不会。


他们会觉得,我是关心,是热情,甚至是教训......


甚至还会忽略掉你的个体性,只以你的集体性,来审判你的所作所为。


他们会说:“你是我们家的耻辱。”“你让家里人蒙羞。”“你这种现世宝,读这么多书读到屁眼了,谁会娶你哦!丢了祖宗的脸。”


至于你在追求什么,实现了什么梦想,他们并不关心。


也就是说,他们看不见真实的你。


只看见家族标准、集体标准下的某个儿孙。


这是我经历的真实状况。


而我也相信,正在读此文的读者里,应该也有人遭受过相似的困扰与无奈。


但能怎么办呢?


我那时只有一个想法:离开小地方,去大城市,去人人都懂得保护自己隐私,也尊重他人隐私的大城市。


这种渴望,其实就是对界限感的渴望。


  • 当我们都懂得,他是他,我是我,我们无法与任何人共生,无法真正安慰对方深层的焦虑,无法负责对方的人生,或许,有些“我都是为你好”、“你必须如何如何”、“你应该如何如何”的妄念,就会少一点发生。


  • 当我们都懂得,我们都是独立的人,有自己的向往,有自己的选择和生活方式,每个人会少一些讨好,多一些自在,少一些谬误与悲剧,多一些幸福与奇迹。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更加悲催一些。


2016年,我们的邮箱收到过一个女孩的求助信。因为她的事,我曾找过不下10个心理咨询师,问他们是否可以给予帮助。


那是一个被亲戚性侵的女孩。


性侵多年。


创伤极重。


侵犯她的人,是她挚爱的至亲。


后来她辍学,成了小太妹,在歌厅陪唱,一个人租了一个小房间,没有窗,天天宅在里面,“像腐烂一样生活。”


在这个事件里,我最愤怒的,是她的母亲。


她母亲其实知道一些事情正在发生。比如,女儿偶尔会被亲戚触摸,被掀衣服,但并未强烈地、有力地说“不”。


母亲的理念是,“这是喜欢你,是跟你闹着玩,是逗你的。”


母亲的身体界限感如此之差,孩子更不用说。当她试图向母亲求助时,得到的却是忽略、默许,甚至是认可。


于是,女儿认为,私处被触摸=喜欢。


大人侵犯身体=爱。


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她成了性侵受害者,几年受控,一生几乎被毁。


一个和我对接的心理咨询师说,其实界限感的建立,是从童年就要开始的。这一块做好了,很多伤害都可以避免。


可是更多中国孩子不懂界限,也不懂维护自己的界限。


我们以为,说“可以”会让自己受欢迎,说“不”会让自己被排斥。


我们缺乏权利概念,也少有边界意识。


只有深入骨髓的听话理念。


于是伤害就在这样的一路绿灯下,自然而然到来。


轻者如在人际关系中感到痛苦。


重则在财物、机会、身体、精神上受到严重伤害。



问题来了。


为什么我们会如此缺乏界限感?


心理学家Darlene Lancer说过,缺乏界限的原因,一般来说有三种:


1 ,把别人的需求和感受,看得比自己的需求和感受重要。


我们很多人不敢维护自己的界限,是因为觉得,说“不”会不被喜欢。


我们以为,自己只有满足了他人的需求,才能赢得他人的接纳和认可。


这是当然是不理智的。


关系的本质不是贿赂,不是讨好。


是互动。


所以,对方是否认可你,与你有没有满足他,并没有直接关系。与你是否优秀、是否理智、相处是否舒服息息相关。


所以,放下幻觉中的恐惧,去面对真实的人。


如果你感到被侵犯,温柔而坚决地对他说不。


这种拒绝,不但不会为你减分,还会为你加分。


你会在关系之中,顺利建立界限,保护自己的权利和空间不被侵犯。


当你保护好了自己,就没有怨气,没有愤怒,与他人的关系反而更加和谐。


2 ,对于自己缺乏理解。


许多人对于界限,根本不了解是什么。


对于自己的权利,也不了解是什么。


比如文初的亲戚们,不明白“隐私”是一种界限,他们会打探,同时也被打探,于是所有人都困扰不已。


其实界限越清楚,每个人都越自由。


当我们明白,每个人都拥有隐私、拒绝、被尊重、改变主意、取消承诺、让下属按要求工作、求助、独处、保存体力、不回答问题、不接电话、不回邮件等权利,同时也保护好这种权利,侵犯与被侵犯、伤害与被伤害,就会很少发生,我们也得已在更健康的环境中自在生活。


3 ,从来不学习如何设立健康的界限。


设立界限,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保护。


不是为了与他人老死不相往来,而是为了在关系中有礼有节、进退自如。


所以设立界限、维护界限时,不用怕,不要无助,请注意两个词。


一是温柔。


一是坚定。


温柔而坚定地说:“这是我的底线,不行。”


他人继续缠斗,你等他说完,看着他的眼睛,依然温柔而坚定地说:“不行!”


界限有效与否,不在于你是不是凶神恶煞,在于你是不是坚守。


倘若他人冒犯,你“不不”两下,又默许了,这就完了。


别人会觉得,你的界限不过是花架子,是假动作,甚至是前戏,只是害羞,甚至是装逼,这就难办了。


他们会继续侵犯,你会一路失守,节节后退,直至被伤害得非常深。


所以,为了保护自己,请先明白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再以行动向外界发声。


Darlene Lancer说得好,当你按照内心需要,对别人说“No”,就是对自己说“Yes”。


“Yes”多了,人就会越来自信,也越来越从容。



—— 心有助,不孤独 ——



-作者-


周冲,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从事自由写作。出版《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等多部畅销书。本文经授权转自微信公众号“周冲的影像声色”(zhouchong2017),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以文艺的笔调,以理性的思维,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


爱我的人请分享到朋友圈

没看够的这里一定有你爱的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bagua/46375.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我喜欢你……”

    “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共度余生?” 多年前看电影《重庆森林》,有一幕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金城武为睡去的林青霞脱去鞋子,在洗手间用自己的领带沾着水认真擦洗着她的鞋。 他口

    “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不伤人”

    文 | 末那大叔来源 | 末那大叔(ID:monadashu77)点击上方绿标收听主播冰凌朗读音频结尾曲:韩红 - 天亮了 01 人和人的关系出现缝隙,往往是因为不再好好说话了。无论是与另一半还是

    你迟早会遇见一个人,对你好得没话说

    “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共度余生?” 多年前看电影《重庆森林》,有一幕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金城武为睡去的林青霞脱去鞋子,在洗手间用自己的领带沾着水认真擦洗着她的鞋。 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