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婚男子被新娘狠踹:这一脚是女人压抑千年的愤怒

源:桃花马上石榴裙(ID:taohuama2015)

01

11月28日,山东兰陵一家酒店门口的婚礼现场,身穿鲜红嫁衣的新娘,被几个五大三粗的闹婚男人团团围住,随后被摁倒在地。

一旁笑呵呵的新郎,将新婚妻子踉踉跄跄地扶起后,新娘朝闹婚的男人直接飞起一脚,踹了上去。她很快被众人再次拉回,再度挣扎爬起,对迎面拉扯的男人挥拳相向。

新娘后来在网上现身,说当时还狠狠咬了拦她的人的胳膊。

婚礼,本就是人生的重要仪式之一。对于身为主角的新郎新娘,这是对未来无限期待、充满憧憬、彼此承诺且被众人见证的里程碑时刻。

原本万众瞩目、娇美幸福的新娘,却要在这个日子里,被摁倒在地,灰头土脸,还被要求强颜欢笑、不可恼怒、笑脸相迎。

而身为丈夫的新郎,默许并纵容这一切发生。

兰陵这个新娘的一脚,之所以赢得网上一片叫好,是因为中国女人的这条屈辱之路,从绝望忍受,到愤怒爆发,走了千百年。

02

许多人,无法理解恶俗闹婚会给女性造成多大的伤害,甚至嘲讽她们大惊小怪玻璃心,开不起玩笑就别嫁人。

就在看到这条新闻的前两天,我刚刚收到一位读者留言。她就是恶俗婚闹的亲历者和受害者。

她是北方姑娘,和爱人都在北京工作。24岁时,两人决定结婚,于是到千里之外的婆家举办婚礼。

婚礼当天,她很兴奋又激动。婆家虽是农村,但婚礼操办得排场又热闹,她的父母也很满意。

婚礼结婚后,娘家人都回了山下的旅馆休息,她和新郎陪着忙活了一天的几个男性亲戚朋友吃饭。酒喝了一些,但都没醉。男人们开始闹洞房。

她不懂婆家当地风俗,以为闹洞房就是开开玩笑,最多讲个荤段子罢了。

男人们先让她表演节目,她便唱了首歌。万万没想到,这只是个开场。

婚闹们提出要新郎当众亲新娘的胸,不是模拟一下装装样子,而是要求新娘掀开衣服把整个胸部露出。

她不肯,他们便开始起哄,动手,脱她的衣服。

她拼死反抗,而此时的新郎——刚与她拜过天地与高堂的丈夫,居然从身后将她抱住,令她动弹不得,任由一帮男人扒光了她的上衣。

她在羞辱恼怒之下破门而出,打算去找旅馆找父母,大闹一场然后离婚。

老公这才追出来,将闹婚的人劝走。

这时,她看到年迈的婆婆弓着腰,在帮他们的新房打扫一地的糖纸碎屑瓜子皮,瞬间心软。她没有去找去父母,她不忍在新婚第一天,就让他们跟着悬心担忧。

洞房花烛夜,她哭了一整宿。第二天还要强打精神招呼父母亲戚。

次年过年再次回婆家,老公像没事儿人一样,跟那些闹婚的男人们走亲访友,喝酒打牌。

她忍无可忍闹了一场,被婆家埋怨不懂事,让他们在村里没面子。

从此她发誓再也不踏进婆家半步。

如今,这件事过去已经十年。

她没有离婚,因为老公在其它方面都对她不错,其次也考虑年幼的孩子。

十年里,闹婚那一幕的伤害是一把刀,拔不出,咽不下,始终扎在她心里。

她不能看任何关于“闹洞房”的字眼,一看就血气上痛。

她不能听婆家地域的方言,一听就恶心反胃。

她曾在网上写下这段经历,为压抑的情绪找一个出口,却无端引发了一场地域口水战。

她去看过心理医生,收效甚微。

她说,她跟老公在其它问题上都能沟通交流,唯独这件事,老公和公婆始终不认为有什么错,是她小题大做。

这十年,每每想起这件事,如鲠在喉,终难释怀,她只想要一句正式道歉。

她不明白,公婆愚昧倒也罢了,那个受过高等教育的老公,即便是个傻子男人,不也应该无法容忍别的男人看自己妻子的裸体吗?

这句道歉,她始终没有得到。

这个伤口,一直汩汩地流着血。

听她的讲述,我的心揪得厉害。

有人指责她懦弱,有人质疑她无能。

可这起伤害的始作俑者呢?帮凶呢?

03

恶俗闹婚,在某些地区一直不断上演乐此不疲。

有的地方闹伴娘:点鞭炮、滴蜡、扒衣服、摸胸、灌酒,再好的闺蜜也不敢给姐妹当伴娘,婚礼当天通常都得花钱雇佣“特殊工作者”,方能“胜任”这一角色。

有的地方还要闹父母。之前“公公亲吻儿媳”的闹剧想必都看了,还有更甚者,一把年纪的婆婆要被打扮得花红柳绿如老妖精般供人戏谑,而公公要穿上奇装异服,敲锣打鼓,胸前赫然挂上“爬灰”牌子,游行示众。


作为婚礼主角,新娘自然是婚闹者最大的发泄对象。

说穿了,就是以习俗和传统之名,名正言顺、最大化地耍流氓。

男人们叼着烟,眯着眼,挥着油腻的手,看一个女人,如何从一个冰清玉洁的璞玉,完成这场验明真身的“闯关”。

她被调戏、被逗弄、被猥亵、却是最不能生气、发火、恼怒的那一个,还要全力配合出演,满足所有看客的低级猥琐(具体细节我不想多写,身为同性,那是一种连坐耻辱)。

心理学家胡慎之说:“性压抑可以在性游戏中找到发泄口,而闹婚中的各种游戏,都是具有性的倾向的。”

这是一场千百年的性压抑。

人性里的恶趣味,在那一夜如山洪爆发,窥视、叫好、暴力,调教,仿佛身肩传道授业解惑的重任,给这对懵懂男女开光加持。

婚礼洞房,就是一场可围观的交配现场。

可悲的是,这些人,也终有一天要这样被闹,或者,也曾经同样被如此闹过。

他们是受害者,也是施暴者。

(一名新郎被闹婚者扒光衣服绑到公交站牌上)

04

三毛在作品集《撒哈拉的故事》中有一篇文章,叫《娃娃新娘》。

10岁的沙哈拉威小姑娘姑卡,被父亲指婚嫁给他的下属。

三毛写道:

等阿布弟往姑卡房间走去时,我开始非常紧张,心里不知怎的不舒服,想到姑卡哥哥对我说的话——“入洞房还得哭叫——”我觉得在外面等着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是混帐得可以了,奇怪的是藉口风俗就没有人改变它。

阿布弟拉开布帘进去了很久,我一直垂着头坐在大厅里,不知过了几世纪,听见姑卡“啊——”一声如哭泣似的叫声,然后就没有声息了。虽然风俗要她叫,但是那声音叫得那么的痛,那么的真,那么的无助而幽长,我静静的坐着,眼眶开始润湿起来。

 “想想看,她到底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残忍!”我愤怒的对荷西说。他仰头望着天花板,一句话也回答不出来。那天我们是唯一在场的两个外地人。

等到阿布弟拿着一块染着血迹的白布走出房来时,他的朋友们就开始呼叫起来,声音里形容不出的暧昧。在他们的观念里,结婚初夜只是公然用暴力去夺取一个小女孩的贞操而已。

彼时的撒哈拉,落后、原始、尚可买卖奴隶,闹婚即是如此。

而时代进步至今时今日,我们泱泱大国的某些地域,仍有恶俗婚闹只为满足低级趣味。

网上查到一组数据:

  • 2012年至2016年期间,全国新闻媒体所报道的婚闹新闻高达142例,其中包括山东泰安伴娘被伴郎猥亵事件。

多少新人,尤其是新娘,碍于场合、人情、关系、面子,最终不得不妥协,忍气吞声地将这场无力抗拒的玩笑咽下去。

山东兰陵闹婚事件,有人说,婚闹从侧面反应了新郎的层次。

其实有时候,新郎也是婚闹的受害者。

2009年,贵州遵义市湄潭县男青年曾某将迎娶新娘,接亲途中,闹婚朋友将油漆泼了新郎满身,随后想用汽油清洗时发生意外,导致全身烧焦。妻子没有等来蜜月车票,却收到了市里最好一家医院的病危通知。

2010年10月20日,缠满绷带的曾某,将参与婚闹的11位朋友全部告上法庭,引起关注,被一些媒体和律师称作“全国首例婚闹案”。

对簿公堂时,婚闹者开始推卸责任。有人嚷:“别人怎么没有受伤,就你伤了?”

法院最后判决:被告每人补偿原告曾凡旺各项损失26396.92元。

2018年年初,一名夏姓男子把3位从小到大的玩伴推上被告席。

因为结婚当天,闹婚者用胶带捆绑他的手脚,他拼命挣扎时脸部朝下,从车上砸向水泥地,下颌面部多处骨折,导致十级伤残。

05

有网友评价:有些人不是婚闹,是法闹,他们不是在闹婚,是在犯罪!

数据显示,近年来闹婚者趁乱以婚闹名义将伴娘强奸、对新娘猥亵、造成人身伤害的案件不在少数。

有人是愚昧无知,有人是明知故犯。

当越来越多的婚闹被起诉、被立案,这也是时代的进步。

被闹者,尤其是女性受害者,不再含泪忍辱,不再接受他们拿传统、风俗、开玩笑、喝醉酒作为遮羞布的侮辱。

当场临门一脚,事后诉诸法律。

只有法律、道德、文明意识共同作用,恶俗婚闹才有希望绝迹。

写到这里,我再次想到那个被婚闹深深伤害的读者。这是她和我的微信对话。

她希望我写出她的经历,能让更多女性未雨绸缪。

最后想对女人们说:任何时候,保护自我界限,对所有恶俗闹婚者大胆反抗。

更想对男人们说:如果妻子被如此欺负凌辱你都不能挺身而出,那么,你就不配结婚,也不配当一个男人。

 图源网络

作者作者李爱玲情感作家,职场妈妈,百万读者心中的铿锵犀利桃花姐。最新作品集《此生江湖聚散,你要敢爱敢当》。微博@李爱玲的桃花马。微信公众号:桃花马上石榴裙(ID:taohuama2015)。

✤✤✤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bagua/43166.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再好的门当户对,都比不上灵魂的相互匹配

    有温度 有深度 有广度就等你来关注 主编:丹尼尔 | ID:MRDANIEL777编辑:Ashley | 图:网络转载请在后台输入授权「你以为我是一架没有感情的机器?能够容忍别人把仅有的一口面包,从我

    「一场虚构的背叛…」

    剧本:侃侃 司辰绘图:酱油君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爱一个人要学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