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妻子亲手送给了别人”:生离的痛,永远比不上死别!



前两天,王小波遗孀李银河,时隔21年了,写了一封信给他:

 

如果你健在,也该66岁了,咱俩同岁,可以共同步入晚年。可惜没有如果,咱们只好天各一方、阴阳相隔......

 

你离世已经21年了,虽然21年在时间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在人的生命里却是老大的一块儿....

 

你经常回到我的梦里,每次在梦里见到你,我都会着急的告诉你:“你知道你有心脏病吗?”

 

我爱过你,仍然爱着你.......

 

万一灵魂存在,但愿我们还会相遇……

 

信中字句温婉,情绪也相当克制,但朴实的话语间,还是流淌着藏不住的情深。

 

多年前,王小波给李银河写信,每封信开头都是:“你好哇,李银河”。

 

在那个晦涩的年代,他的爱明亮张扬,赤诚如火,像是一个提起心爱姑娘就忍不住神采飞扬的少年,美好的让人惊叹。

 

他对李银河说,想起你,我的丑脸就泛起微笑。



在他离开21年后,李银河想起他,却笑不出来。她被岁月刻下印痕的脸上,只余满满泪痕。

 

她说不出“你好哇,王小波”那般轻快飞扬的爱,只能在午夜梦见他的时候,哽咽着、试探着问一句:“你还好吗,王小波?”

 

王小波不回答,只望着她笑,她也笑,笑着笑着醒来,窗外一轮孤清的月,枕上已濡湿一片。

 

不是每一对有情人,都能相携白首。

 

这世间,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在体味着生离死别的痛。

 

据“世界人口时钟”显示,每秒有1.8人死亡,每一分钟有106人离去,每一小时有6360人告别这个世界,每一天有152640个家庭不得不面对阴阳相隔。

 

人与人之间最远的距离,不是你在地球这头,我在地球那头;而是一道生死成河,你在河这头,我在河那头。

 

这辈子最难过的一道坎儿,不是冷战,不是贫穷,而是生死。

 

 

马航失事了4年,有一个女子,还在执着的等待丈夫归来。

 

四年前,出差回国的丈夫,登上了MH370,她在家做好饭菜,等他回家。这一等,就是1700多天。

 

事发后100个小时,她坚信丈夫在世界某个角落活着,等待被救援;


160天时,他还没回来,连空气也变得很苦;


 花开了两回了,你怎么还不回来?


日复一日,满怀希望又屡屡绝望的她,甚至崩溃质问,“为什么在飞机上的人不是我?”“快回来吧,要不把我带走”;


后来,她终于能正常开始生活,但还是想他,想着能有奇迹发生,把离开的他,再送回自己身边......


可不论她怎么祈求,那个人,却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甚至,连抱抱他,摸摸他的脸,笑他新长出的胡茬,也成了一件奢求。

 

《剪刀手爱德华》里,离开佩格的爱德华,看着自己的机器手,曾说过这样一段话:

 

如果晚上月亮升起的时候,月光照到我的门口,我希望月光女神能满足我一个愿望,我想要一双人类的手。我想用我的双手把我的爱人紧紧地拥在怀中,哪怕只有一次。


如果我从来没有品尝过温暖的感觉,也许我不会这样寒冷;如果我从没有感受过爱情的甜美,我也许就不会这样地痛苦......

 

生离的痛,永远比不上死别。



身边一对吵了半辈子的夫妻,因终是忍受不了对方而离婚,只愿这辈子不再见面。

 

但有一天,听到另一个人骤然过世的消息,还是忍不住双眼模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曾经相爱过,争吵过,被生活折磨的狼狈不堪过,明明曾那么讨厌你,但在死亡面前,还是舍不得。

 

《霸王别姬》里,程蝶衣说:“说好的一辈子,少一天、一个时辰、一分,都不算一辈子。”


可一辈子有多难得?谁又能保证一定能陪着心爱的Ta走到最后?

 

面对不可抗的生死,除了珍惜眼前人,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金岳霖爱上林徽因时,林徽因已经结婚,他将爱埋在心底,从不打扰。


只在多年后宴请宾客时,情不自禁落泪道:“宴请诸君,没什么喜事,只是今天是徽因的生日,这世上总得有人还念着她~”。

 

此时林徽因已过世多年,丈夫梁思成也新娶佳人,这世上,只剩他还记得,今天是她的生日.....



如果连他也忘了,这世上,她便彻底消失了......

 

 

比起不要忘记,在生离死别面前,更难的,是学会放手。

 

前不久看了一部电影《镰仓物语》让我泪流满面。

 

里面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个男人死后依然守护家人的故事。


正在为未来奋斗的他,得了重病,不久于世,但他不想死,舍不得妻子和年幼的孩子。

 

痛哭过后,他开始安排后事,拜托朋友照顾妻儿,但是因为他对妻儿的牵挂,感动了死神,破例允许他多留一会儿。


因为阴阳相隔,为了不妨碍妻儿的生命,他心甘情愿变成了妖怪,守护家人,而且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变成人。

 

后来,变成丑陋青蛙妖怪的他,不能去见家人,只能远远偷看、默默守护。

 

看到妻子被房东欺负,他气的差点冲出去,但因为害怕吓到妻子,不得不忍耐。


为了帮妻子补贴家用,他在公园装青蛙玩偶派发气球赚钱,挣了就塞入信箱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有一天,女儿刚好来玩,想买一个气球,他最开始因为自己样子丑陋怕吓到女儿想逃开,但是躲不开后,他就将所有的气球送给她,女儿高兴的抱了他一下,他愣了,而后忍不住紧紧搂着女儿,为这突如其来的幸福落下眼泪。


妻子有了新的追求者,他最开始很愤怒,忍不住去恐吓那个男人,但当他发现那个男人是好人后,却选择了释然放手。

 

他对那个男人说:“他们是我的,但是现在我守护不了她们了,希望你好好呵护她们。”

 

当看到这一句的时候,我忍不住泪流满面,对一个男人而言,做到这样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原来爱的最高形式就是:放手。

 

我知道自己给不了你幸福,所以心甘情愿的放手并祝你幸福。

 

《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里昂曾对玛蒂尔达说:

 

“如果我死了,请把我的骨灰带在身边,遇到坏人就扬出去,让我再保护你一次。”

 

《下一站幸福》中,好不容易走到一起的曾大姐夫妇,多年前因一首《恋曲1990》相识,两人说好要将这首歌唱到头发都白了为止,但一场重病,让大哥生出了放弃的念头。

 

因为药费太贵,拖累家庭,觉得活得是一种亏欠;但死了也觉得是一种歉疚,因为孩子还小家就散了......


一天一千多块的治疗费,加上绝症的压力,让这个坚强的汉子觉得连累了妻子,多次生出离婚的念头,但大姐却不答应。

 

即使经济上不幸福,大姐还是想和大哥在一起,因为他们精神上很幸福。

 

而在现场,大哥唱起两人相识的歌曲,却为妻子开始征婚,他希望自己走后,能有个好男人,代替自己,做所有自己没做的事情。



世上最让人心酸的,不是“我不爱你了”,而是“会有好人,替我爱你”。

 

曾经规划的未来,有了你,有了孩子,也有了家,却唯独没有了我。

 

我知道,也许有一天会有人代替我,做我想做的一切,像我一样深爱你,但我心里,却只有祝福和遗憾,没有怨怼和愤怒。

 

因为比起你日复一日的伤心难过,我还是更想看见,余生你都快快乐乐的活。

 

即使最后陪在你身边的那个人,并不是我。

 

好多故事的开头都是“我给你幸福”,结局却是“祝你幸福”。

 

死亡存在的唯一意义,大概就是给爱设定了一个截止日期。

 

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又会在什么时候过期。

 

唯一能做的,就是当它到来的时候,好好把握,不要妨碍别人,也不要委屈自己。


趁着光阴未老,趁着一切还来得及,在人生还未散场的时候,认真的爱,用力的活。

2018年来临

在新的一年,你的运势将会如何?

财运 | 事业运 |桃花运 |健康运

免费快速查询

..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去看啥本文地址 » /bagua/31897.html

    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更多阅读

    “我喜欢你……”

    “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共度余生?” 多年前看电影《重庆森林》,有一幕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金城武为睡去的林青霞脱去鞋子,在洗手间用自己的领带沾着水认真擦洗着她的鞋。 他口

    “我们能不能好好说话,不伤人”

    文 | 末那大叔来源 | 末那大叔(ID:monadashu77)点击上方绿标收听主播冰凌朗读音频结尾曲:韩红 - 天亮了 01 人和人的关系出现缝隙,往往是因为不再好好说话了。无论是与另一半还是

    你迟早会遇见一个人,对你好得没话说

    “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共度余生?” 多年前看电影《重庆森林》,有一幕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金城武为睡去的林青霞脱去鞋子,在洗手间用自己的领带沾着水认真擦洗着她的鞋。 他